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谭陈】狗血和脑洞齐蹦

革岂之言:

sad ,正经名字还没想出来。


双总裁在这里也结束了。


谢谢每一位朋友的陪伴~


爱他们~爱你们~*^_^*








〔十六〕








“他要走?”


安迪诧异的看着桌边镇定自若的人“你不留留他吗?老谭你可想好了,如今这样的情况本应该留下来的,他却还要走,以后可能就……”




她意识到失言,取过一旁的水瓶拧开,却没喝。




“你想说他以后可能就再也不回来了,是吗?”谭宗明笑的无力,想倒杯茶,发现茶壶里面已经一滴水都没了“他说了,让我不要再等他,他压根就没打算回来了。”




安迪端过茶壶,又泡了次热水端回他面前“试一试吧,留下他,别再放他走了。他若是真走了,你信不信,这会是你后悔一辈子的事。”




谭宗明看着面前浅淡的茶水,轻轻的吹了吹热气“安迪,我可能就真的是个懦夫。”




事情已经渐渐平息,陈亦度躲在谭宗明别墅里,也一直未出门。当时玲珑资金危机泄露,他出去找何主编,是为了给何主编送一瓶红酒,好帮度多做做宣传。




哪知却成了莫凡挑拨他和霍骁厉薇薇之间的关系。


还好没成功。




霍骁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他坐在地上涂涂画画,无聊的数着一串葡萄有几颗。




“刘扬让我们内斗四人组一起聚聚。”




陈亦度放下铅笔,拿过尺子比了几下“好,等老谭回来我跟他说一声。”




“可是刘扬就让我们四个人……”




“放心吧,我不是要带他去,我只是跟他说一声。你知道的,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所有的努力都化为泡影。他总怕我受不住刺激,去哪儿都得亲口跟他交代一声。”




陈亦度缓缓放下手里的尺子,思绪一下子扯远。他突然想起之前,那天早上起来,他一个人偷溜出去想一个人逛逛。




然后等他回来,别墅里一片狼藉,别墅里的佣人派出去一拨又一拨,谭宗明找不到他,差点报警。




他担心陈亦度受不了现在的变化,他也在害怕。




霍骁歪头“你别怪我说话难听,我觉得谭宗明对你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你得站在他的位置上想想,晟煊那么大一个公司,应酬那么多,难免会顾忌不到你的情绪。位高的人有点过强的控制欲这是习惯,没有谁能忍受自己放在心里的东西被人抢走或者离开自己,因为那非常重要。我可以坦诚的说,谁跟薇薇走近一步,我都是怒火冲天。更何况,谭宗明喜欢你那么多年。”




其实陈亦度心里清楚,若不是当年谭宗明把他带回来,他要走的路,远比现在要难。




这些年只要一个转身,谭宗明就站在他身后,不远不近,不打扰不远离。




陈亦度心里突然有点难受、酸涩,说不出太仔细的感觉,但是特别清晰。




谭宗明正从外面走进来,管家接过他的外套,低声报告着别墅里今天有过什么人来访。




他点着头,跨步进了客厅,瞧见沙发上的霍骁,礼貌的一笑,招呼也打的不冷不热。他把霍骁当成陈亦度的朋友,既然是朋友,也没必要过多的客套。




在陈亦度面前站定,蹲下身,捡过散落的纸张,草草略过几眼“没灵感吗?”




陈亦度平视他“我今天跟霍骁出去一下,跟刘扬他们聚一聚。”




谭宗明点头,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玩得开心。”




这让陈亦度有点慌,他已经想好了谭宗明可能不会同意他晚出,那也是他熟悉的谭宗明。




而现在的模样,陈亦度清楚,谭宗明是想给自己足够的私人空间。




“我会早点回来的。”




这话一说,不光他愣了一下,连面前的谭宗明也愣住,然后他明显看见谭宗明眼里有些碎光“知道了,我等你回来。”




霍骁表示自己没眼看下去了。








当真是早回来,身上沾了些烟酒气,半截衬衣尾塞在裤子里,瘦腰一览无余。




“你还真没睡啊?”


他有些吃惊的看着沙发上看报的人。




“等你回来,想给你看些东西。”




陈亦度把外套往沙发上一甩,笑眯眯的看着他“你的私房钱?”




谭宗明没做声,抓着他手腕进了书房,在保险柜前停下。陈亦度瞅清东西吓了一跳“你不会真要给我看吧!我不感兴趣的!”




谭宗明低头输着密码,滴滴声有些诡异,陈亦度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柜门开了,里面并没有他想象的什么金条美金珠宝,只是一堆包装精美的礼物盒。


是的,礼物盒。




谭宗明悉数把它们搬出来,在书桌上摊开,一个一个撕开,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给他看“你22岁出国那年,我给你在庙里求的平安符,想当成生日礼物送给你,可是你却在你生日之前走了。”




“你23岁的时候,一个人在美国,我给你准备了这个音箱,你应该有一个能让你不寂寞的东西。”




“24岁的时候,我想你应该要会吸烟,这是男人之间交流的一种方式,我就给你买了个打火机。”




“25岁的时候,我看见了第一条关于你的报道,在一次时尚秀上,主持人念到了你的名字。你成功的第一步,应该要庆祝,所以给你准备了一瓶Piper-Heidsieck。”谭宗明有些不好意思的晃了晃手中的空箱子“你知道的,香槟得好好存放,它现在在别墅的酒窖里。”






“这个是给26岁的你准备的,一件衬衫,因为你要去跟很多生意人交往了,你就应该要正式一点了。”






“这个是你27岁,我想你的事业既然迈步了,你应该就要有一次恋爱了,虽然我不赞同,但是那是你应该有的权利,恋爱就会有约会,你不能迟到,因为很不礼貌,我就给你挑了款手表。”




“28岁,你答应我会回来的那年,我给你买了条皮带,想把你一辈子绑在身边。”




谭宗明自嘲的笑了几声,拿着皮带从桌边绕到一直沉默的他身边,伸手解开他腰上的皮带,把新皮带一点点穿过去“对不起,没给29岁你准备,因为我生气了。”




“至于你的三十岁礼物。”谭宗明认真看着他的眼睛,眼里黑不见底“我让你走,再也不强迫你做什么了,你可以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了。”




陈亦度还是没忍住,眼泪噼里啪啦砸下去的时候,谭宗明慌乱的给他擦着,手足无措的模样,像极当年给他告白的模样。






“谭宗明。”




“嗯?”




“谢谢你。”












谭宗明看着他一件一件收拾着自己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的放进箱子里。




陈亦度东西不多,只是每一样都收拾的很仔细。




“你打算去哪里?”




陈亦度没抬头,额头几根头发散落着,跪着打理自己的箱子“还没想好,走到哪算哪儿吧。”




“那……注意安全。”




“嗯。”




“到了落脚的地方,给我打个电话吧。”




“好。”




箱子拉上拉链,陈亦度把它提着竖起来“送我一程吧。”




以前他在这里等人。


现在他又亲手把人送走。




谭宗明想替他把行李箱提下车,被谭宗明拒绝“我还没那么娇气。”




谭宗明只得讪笑的收手。




进检票口的时候,陈亦度靠在他怀里,用劲的拥抱了他一下“每个月看看邮件。”






陈亦度走后,谭宗明每个月都会去翻翻邮箱,每个月里面总会出现一封陈亦度的邮件。














蜿蜒的河道、流动的清波,水光敛艳的威尼斯。




……




 阳光太多、海水太蓝、时间太多、美女太艳、俊男太猛的马尔代夫。




……




层层叠叠的瀑布环绕着一个马蹄形峡谷咆哮着倾泻而下的伊瓜苏大瀑布。




……




闪耀的霓虹灯及极有特色的豪华观光旅馆,完全脱离日常生活的幻境,拉斯维加斯。




……


陈亦度去了很多地方,每经过一个地方,就在那里呆一个月,他就像一个没有目的地,没有计划的流浪者。


旅途中不乏有搭伴的伙伴,让他跟自己走,也总有当地人让他留下来,用爱情的名义。




他都礼貌的拒绝“不好意思,我还要回家的。”












谭宗明说了声散会,职员们陆陆续续离开会议室,他有些疲惫的慢腾腾的往外走,秘书匆匆忙忙跑过来“谭总,门口有个奇怪的人,非要进来,门卫不让他进来,他非要见你,说不然就砸你车。”






“什么!?”


谭宗明皱眉,脚步一转往电梯走“知道什么人吗?”






“不知道,戴着副墨镜又戴了帽子,提着个行李箱,看不清模样。”




他瞥了眼努力寻思着形容词的秘书,按下电梯键。




门口的人大刺刺坐在楼梯边,正喝着水,咕噜咕噜几口下去,空了半瓶。他沉着脸上前“这位先生……”




坐在地上的人抬头,往下压了压墨镜,露出半截眼睛,清亮温暖“你什么时候下班啊?”




顺带把身旁的行李往谭宗明脚边推了推“我想回家了。”




谭宗明一手捞起地上的人,一手拉过行李箱往停车场走“现在。”




身后的秘书一句“谭总”还卡在喉咙里,只能跟两个门卫大眼瞪小眼。


搞什么呢?




随后而来的安迪把她往公司里拉“你老板的老板回来了,跟你没什么关系,快去工作。”



评论

热度(232)

  1. 逢考必过革岂之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