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真的不是黑粉( • ̀ω•́ )✧
入水姿势真的好神奇✧(≖ ◡ ≖✿

好喜欢sci谜案集,也很喜欢剧里的演员老师们(不过公孙崩了(。•́︿•̀。))但还是脑补了一下自己觉得人设形象相配的演员老师们。

表白爵爷的扮演者张帆老师,他是这部剧我爱上的第一个角色(然后才是鼠猫)
另,新神探联盟的正泽,sci的鼠猫,香港导演果然很了解兄弟情👬

【排行】LOFTER官方独家|国产CP同人创作榜TOP50 UP主: LOFTER官方账号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541980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996F1C35-2F21-4929-81EA-E418F1C249652000infoc&ts=1542771503970

楼诚都掉到27名了…(。º̩̩́⌓º̩̩̀).゜(☍﹏⁰)


在2018年的新年加情人节里,我蛙儿子都脱单了,我还没有😂

猫已放盆,准备热锅

关于凯凯王的真实腾讯采访记录转发微博

作者是王凯kkw网络宣传站
[cp]关于今天的采访实录,站子这边发了头条平台,并且也在和平台争取将文章推荐给更多的路人,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麻烦大家都来头条评论浏览以及分享文章,看能不能冲一下阅读量和推荐量。
文章地址:http://t.cn/R8fOdr4 ​​​[/cp]
PS:不会发链接,所以链接放在评论里了
         没看到腾讯发出来的采访,所以就不评论了
         不过凯凯的人生态度还是值得大家借鉴学习的
        

@潇洒的胡椒面君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胭脂雪冷  @老王的影迷朋友  @花如森  @李然然的阿黄  @少女与枪  @眉衡

[cp]#王凯英雄本色2018# 【知乎教程】
二崽在知乎关注不到50人,相关问题回答数不到不到20个,对比同期其他电影关注和回答都近万真的太……惨……了[悲伤]
知乎对电影的口碑影响很大,而二崽在知乎甚至连最起码的热度都没有[允悲]仅有的评论也都以批判为主,凯粉姐姐们能做的还有很多[加油][加油]
下载注册知乎,名字和头像都不要用凯凯或者凯凯周边!教程如图一至八!(非常简单)

http://t.cn/RQWJqhF新上线的王凯知乎安利组主要做评论和影评的维护工作,人手严重不足,希望更多的凯粉姐姐能参与进来[作揖][作揖][/cp]
 
打扰各位太太,非常抱歉,今天看到这条微博,就转了过来,因为几位太太都看过电影且文笔非常好,所以才@各位太太,希望各位太太能在知乎写影评

【秦川】婚约(ABO)①

无插曲:

我人很懒,文笔也不好,希望大家多见谅。


ABO年下的设定,文里傻蛋儿二十六七,范川过了年就三十岁了。


ooc严重,生包子是肯定有的,前面是利益婚姻吧,各取所需?


总之不喜误入。





公元1931年,日军在东北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华战争,随后又迅速霸占中国整个东北三省。1937年七七事变则是正式掀开了日军全国侵华的罪恶序幕。有多少无辜的百姓死在略强的手中?又有多少人为了抗衡侵略者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在这个恶人与汉奸走狗当道的年代里,达官显贵尽力寻求自保,而手无寸铁无权无势的老百姓们早已成了这个悲伤时代的牺牲品。


名叫陆雨涵的女性坤泽曾是鲁南地区有名的土匪头子,一直在枣庄山里占山为王又在大大小小的行人必经山路上拦路设卡以抢劫财物为生。而这两年,民国政府内部黑暗昏庸不说,又来了日本鬼子在中国人自己的土地上为非作歹,整个中国可谓说千疮百孔,四面楚歌,陆雨涵便收起了性子干起了杀小鬼子的壮举。大约两年前,名叫马原的男性中庸从枣庄村儿里带着一众兄弟因为劫杀日军被迫逃到了山上,也由此认识了女土匪头子陆雨涵。


虽然两人平日素来没有什么交际,且马原也对土匪山贼恨之入骨。但国仇在前,有了抗日杀敌的共同目标,这两个本不该同时出现的人,却一拍即合一起干起了杀鬼子的大事。


可最近一段时间,日军为了强占枣庄这条鲁南地区经济与交通并重的地方根据点,开始不断大量增兵,陆雨涵和马原的人马也在两年的自发抗日活动中损失惨重,眼下没有足够的银元来扩充弹药与物资就显得尤为棘手了。


也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正在一群人一筹莫展只得眼巴巴地看着小鬼子慢慢吞没整个鲁南地区之时,枣庄首富秦家老爷夫人却挑头为自家独子,那乾元属性的秦玄策张罗起了选妻婚配的大事。要知道,在这炮火不断随时可能死于非命的战乱年代,有钱人家一般都不敢声张以求自保,秦家也向来不怎么与军队政府过多来往保持中立,低调为人行事。但这次却不怕枪打出头鸟,可见在这种时为独子张罗婚事,秦家老爷夫人是多么的疼爱自己已到婚配年纪的公子。


秦家家大业大,一直干的是古董玉器的买卖,在整个枣庄乃至鲁南地区都算是出了名的。这样的家势,选妻自然应该需要门当户对,可这次为秦家独子秦玄策选妻,要求却异常简单:一、要身世清白人家的子女。二、必须是坤泽属性。三、身体健康,五官端正。


秦家为秦玄策选妻的这三条看似简单,却又不简单。眼下战乱,本来人口就锐减的厉害,天生身娇体弱的坤泽能活下来的便是少之又少。再加上穷苦人家坤泽属性的孩子,因为生活不易,很多为了填饱肚子不是自愿去了烟花之地陪伴那些有钱有势的军官政要,就是被迫给小鬼子当了泄欲的玩具。能剩下活到了婚配年龄的坤泽,便不是体弱多病就是相貌丑陋没人敢要的。


所以,秦家为秦玄策选妻的告示贴了几日,倒是有几人带着自家坤泽属性的子女自告奋勇找上门来,但最后的结果不是秦家老爷夫人不满意,就是秦玄策本人不满意。这事儿便一拖就拖了小半个月。


那日,化装成普通农妇的陆雨涵下山采买日用品看到了秦家为秦玄策选妻所贴在城中的告示,又见周围人都在议论此事,便心生一计——准备自己化装成普通人家坤泽属性的女儿前去秦家参加选妻的活动。如果能顺利地被秦家老爷夫人选中,那么以后山寨不论需要什么武器物资,就都不再话下了。


陆雨涵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马原他们,起初大家是不同意的。因为堂堂山寨的大当家,虽然是坤泽属性又是女儿身,但一直干的都是一般男人干不了的大事情,怎么可以委曲求全去给秦家当个传宗接代的工具。


可当山寨里算账的范川把这些天的账本拿到大家面前时,一群刚刚还阻挠万分的人瞬间就没了动静。


陆雨涵长叹一口气,拿着账本翻了又翻,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无奈。她自从杀鬼子起就不再干烧杀抢夺的事情,如果是以前,大可以找大队人马围攻了秦家强取豪夺,但是如果现在再这么做和那些杀人如麻欺男霸女的小鬼子又有什么不一样?所以现在也只有这一条被逼无奈的路可以走了。


马原先是沉默,后来也只好叹着气表示默认。


见陆雨涵和马原都心意已决,山寨里其他人也就不能再多说些什么。


三日之后,在马原的副手大海和大奎的暗中陪伴下,山寨里乔装打扮好的坤泽就这样按着原计划敲响了秦家朱红色的大门。


来开门的是秦家的老管家,他开门见门外只有一人,疑惑地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没人陪你来么?”


“爹娘死的早,我又没有兄弟姐妹。外乡人逃难来到这里,一人无牵无挂。”


“年龄呢?”


“过了年就要三十岁了。”


“岁数有点儿大。”


“战乱年代,如果不是因为我年纪大了,身为坤泽很难自保。我身体健康,虽然岁数大了一点儿,但是绝对不会让秦家断后。”


秦家老管家见面前的人说的还算有道理,又确实长的很是俊俏,便点点头先把人让进了院子又带进了堂屋。


修建的气派的堂屋里坐着家丁早就去请来的秦家的老爷夫人。两位老人穿着素净简单却不失了大户人家该有的大气与骨子里的华贵,见到老管家带来的坤泽,话也没多说,倒是先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瞧了一遍,随后又眼神交流了片刻。


手中握着雕着精致暗花阴沉木拐杖的秦家老爷捋了捋下巴上花白的胡子开口问道:“叫什么名字?”


“范川。”


“听口音不像枣庄人。”


“我是外省逃难来到这里的。”


“怎么就想来到我秦家了?”


“外面世道太乱,我一个坤泽无依无靠,想找个安定的归宿。”范川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我以前开过面馆,生意不是很好,又因为是坤泽老是被歹人所欺负。”


秦老爷听了范川的话,还算满意地点点头,又叫了管家安排洋大夫给范川检查身体。


约摸过了一个时辰以后,洋大夫带着检查完毕的范川又回到了堂屋。洋大夫和秦家老爷耳语了几句,又递上了检查用的单子,上面赫然写着范川身体健康也不曾骗人果真还是完璧之身没有被哪个乾元染指过,又看到他长的确实俊俏,身材消瘦却结实挺拔,便忍不住再次满意地点点头。


只不过这年龄还要比自己的独子秦玄策大上三四岁,秦老爷就又有些犹豫起来。


秦玄策已经二十六七的年纪了,本身在那个年代就算是大龄,如果再娶上个三十岁的媳妇儿回家,那以后他们秦家还能开枝散叶么?


见秦家老爷又犹豫起来,嘴里又嘟囔着岁数有些大了实在可惜,范川刚想张口说点儿什么,就听里屋有人说了句:“我喜欢他。”


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就是选妻的主角秦家独子秦玄策。原来他一直在里屋透过暗窗观察着范川的一举一动,从老管家把他领到堂屋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


“爹,我就要他。让他留下给我当媳妇儿。”


“你这小子,说话怎么那么不害臊!”秦老爷回头冲着暗窗吼了一句,转头看到不安搅动着修长手指的范川,“你也听到了,我儿子喜欢你,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你岁数确实大了,若是成亲一年之内不能给我们秦家生下一儿半女,那么我们就不能再留你,要给玄策再娶他人了。”


范川听了秦家老爷的话点点头,低眉顺目,乖巧极了。


其实除了岁数,秦家老爷夫人也很满意范川,自己的儿子秦玄策又很是喜欢范川,最近见到的那些又都是歪瓜裂枣实在不如他一半的条件,选妻的活动又举行了太久怕遭人耳目,便当场叫了老管家拿来日历,挑选近期的良辰吉日,准备尽快让秦玄策迎娶范川进秦家大门,好让他尽早为秦家开枝散叶。


“跟我走!”一直躲在里屋的秦玄策突然就跑了出来,愣头愣脑地一伸手就抓住范川的胳膊,把他往别屋带。


“你这小子!别吓着人家!”秦家老爷起身拦住要带走范川的秦玄策,“还没过门,这么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反正爹您答应让他给我做媳妇儿了,早晚都是我的人,我拉我媳妇儿胳膊怎么了?”秦玄策说完憨憨地一笑,用肩膀蹭了蹭范川的胳膊,“你说是不是?媳妇儿~”


“我...”范川愣是被眼前长相英俊却带着几分傻气的陌生乾元闹了个大红脸。“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那也不能坏了规矩!”秦家老爷怒斥着自己的独子,一边叫来家丁准备先把范川拉走。


秦玄策不依不饶,见家丁要把范川带走,索性和他十指相扣,梗着脖子说道:“我看你们谁敢把他带走!”又回头冲着秦家老爷说道:“娘说给我娶媳妇儿,给我生娃娃。我连他的手都不能碰,怎么生娃娃?爹您还想不想抱孙子了?您要不想抱,我就不碰他,就把他摆在家里,反正他长得挺好看,就跟咱家玉器似的摆着让大家看吧!”


秦家老爷被秦玄策噎的一时说不出话。


趁着秦家老爷愣神儿的工夫,秦玄策拉着范川的手就走路带风的往花园里钻。


“少爷,你慢点儿...”范川生怕拉着自己噌噌往花圃里钻的秦玄策有个什么闪失,那他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少爷...”


“你别叫我少爷,我不爱听。”秦玄策突然就不走了,突然一转身就了停下来,范川一时没刹住整个人都摔进了他的怀里。他也不认生,一把搂住范川的细腰,撅着嘴说道:“你叫我傻蛋儿就行。”


“傻...傻蛋儿?”范川一时难以消化,哪儿有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叫这名字的?还自己要求别人这么叫自己?


“嗯!”秦玄策满意地点点头,“我娘就这么叫我,傻蛋儿是我的乳名。我爹我娘都说我傻,起这个名儿阎王小鬼不舍得把我带走。”秦玄策说的头头是道,“以后你就叫我傻蛋儿吧!一般人我可不让他们这么叫我,只有和我亲近的人才能这么叫我呢~”


“可是...我们才认识...”


“可是你是我媳妇儿啊!以后咱俩要睡在一张床上生娃娃的,你说咱俩亲近不亲近?”


范川愣了好一会儿,看着眉宇间有着些许傻气的秦玄策,又感觉他不像坊间传言的那般傻。因为如果是真傻,哪儿能的说出这么有理有据的话呢?


“别愣着了,你再叫我一遍,快点儿~”秦玄策拉着范川的衣角,来回使劲晃悠,“快,叫我一遍。”


“傻...傻蛋儿...”


“嗯!媳妇儿!”秦玄策满意地点点头,上去“吧唧”就亲了范川脸颊一口。“等过几天我娶你进了门,我就可以亲你的嘴了,对不对?”


“啊?你...”


“我娘说了,成亲了就能睡一块儿了,还能亲媳妇儿的嘴。等我们成亲了,我再亲你。”秦玄策用手指尖点点范川红润的嘴唇,也舔舔自己的嘴唇。“走!我带你下河抓泥鳅去!”


范川这边儿还没回过神,那边秦玄策已经抓着他细瘦的手腕跳进了池塘。


“快来人啊!少爷带着少夫人跳河了!”眼尖的家丁慌忙地召唤着其他人赶紧下去捞自家少爷和新来的少夫人。


范川觉得自己刚刚来到秦家第一天就已经忍无可忍了。先是被秦家老爷夫人还有管家、洋大夫当成玩具展品似的问来问去,看来看去又摸来摸去,后来又被秦家那傻儿子秦玄策调戏,最后更是被莫名其妙地拉进了泥池子里,跟个脏猴子似的陪着这傻子装疯卖傻。要知道,范川虽然是穷人家的孩子,从小没少吃苦受罪,但是爱干净这毛病是从娘胎里带来的,他讨厌被人当猴子看,更讨厌变成一只泥猴子。


所以等秦家家丁把他和秦玄策捞上来以后,他毫不客气地在秦家修缮的富丽堂皇的房间里狠狠地洗了好几遍澡,才觉得自己身上那臭泥味儿减轻了一些。


他以后可怎么在秦家熬下去?况且一想到过几天秦家就要大操大办把他娶过门给那傻子当媳妇儿,还要睡在同一间屋里同一张床上,他就更加眉头紧锁了起来。


“范老板,情况怎么样了?”趁着秦家家丁不备,从墙头翻进来的大海和大奎小心翼翼地敲开了范川的房门。


范川把一封早就写好的信递到大海手里,里面是他亲自手绘好的秦家布局构造示意图和一些重要信息,“跟大当家的还有马大哥说,叫他们别担心,秦家老爷夫人挺喜欢我的,那傻子...也挺喜欢我的...我争取等过几天过了门儿,就跟那傻子提些要求,尽快弄些金银珠宝还有玉器古董出来。”


“他们家人没为难你吧?”


“那倒没有,就是有钱人家事情比较多。你们放心,为了弄到钱,我范川肯定能委曲求全。”


“就那秦玄策...真的像外面传的那样,是个傻子么?”


外面都盛传秦家独子秦玄策是个从娘胎里出来就脑子不灵光的主儿,因为毕竟别的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来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甚至连面都很少露。娶媳妇儿,都需要选妻,而不是和门当户对的大户人家的子女结合呢?


范川听了大海的疑问愣了愣,犹豫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反正脑子不是很灵光。”


说曹操,曹操就到。范川的房门此时被刚刚睡醒的秦玄策拍的啪啪作响。


“媳妇儿!你干嘛呢?怎么还锁着门啊?我怎么听见你在屋里和谁说话呢?”


范川心里一惊,慌忙装作慵懒的腔调说道:“你听错了,我刚才睡觉呢。你等会儿,我衣服还没穿好呢,别拍了,穿好就给你开门。”说完他赶紧招呼大海和大奎从后窗户翻出去。“快点儿走,跟大当家的说,我会多弄点儿钱回去的。”


“苦了你了,要给这傻子做老婆...唉...”大海一边说一边唉声叹气直摇头,“大当家的说,有机会会把你带走的。你要照顾好自己,别被那傻子欺负了。”


原来,本来计划是陆雨涵乔装打扮成普通人家坤泽属性的闺女,争取嫁进秦家坐稳秦家大少奶奶的位置然后再近一步和秦玄策提条件,多给山寨送钱回去。可奈何实行计划的前一天,陆雨涵带人和一群小鬼子交火,不慎被小鬼子的枪打伤了腿,路都走不了了,又怎么去秦家参加选妻的活动。这偌大的山寨,除了她陆雨涵,尚未婚配的坤泽也只有范川一人了,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只好叫范川临时代替自己去完成这次的计划。


范川听了摇摇头,“我不去谁去呢,大当家的付出已经够多了,这也是为了抗日救国。再说我是个男人,比她强壮的多。你们放心,秦玄策傻乎乎的,怎么可能欺负到我头上。”范川心想,自己现在是扮猪吃老虎,就他秦玄策那愣头愣脑只会跳河捉泥鳅逮王八的主儿,怎么可能欺负到自己头上。“快走吧,我怕他等着急了该叫人了。”


大海和大奎点点头,翻窗瞬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媳妇儿!你好了没啊?再不出来我叫人砸门了。”秦玄策在外面显然是等的不耐烦了。


范川假装系着衣扣,嘴里喊着:“来了!来了!”赶紧把房门打开了。


这房门一打开,秦玄策整个人就扑到了范川身上,一把就搂住了他的腰。“我以为你不想见我呢,媳妇儿。”


“我怎么会不想见你呢,少爷。”范川就势胡撸胡撸拥着他的秦玄策的后背。


秦玄策不满地说道:“什么少爷!都说了,叫我傻蛋儿。”


“啊,对不起。傻蛋儿。”


“嗯!”秦玄策趁机又“啪唧”在范川脸上亲了一口。


范川心里要气炸了,但是脸上还要强装微笑。他心想,秦玄策啊秦玄策别哪天犯在我范川手里,到时候千刀万剐都是好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