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洪季】热血饮冰

革岂之言:

有小伙伴提醒了一下季白的年龄问题,季怼怼的年龄目前设定在八年前。官方显示他的年龄28,季白曾经在火车上对胡志山说他“从警十年”。也就是说季怼怼现在才20岁呀。好年轻,还不是很会怼人的怼怼,哦,也还不是队长呢。




时间线也拉的好长……


也说不定呢,可能下一章就八年后了呢(摊手)













洪队长:我的小情人差点暴露,不敢带他出门了。


季怼怼:大佬见面的场面应该很有看头。






车子是在晚上到达火车站的。


这会大家下车排队挨个领着自己箱子准备登上火车,季白就茫然了。


他好像......上车的时候并没有带上自己放在大厅里的——行李箱。






“该死!”他恼怒的低咒了声,当时注意力全在洪少秋身上,就想着怎么这人这么过分,反倒忘了自己的事。




也只能等到了缅甸再买了。


他想着,拽紧身上唯一的挎包,就跟着前面的几人上了火车。




就这么突然被派到了缅甸,他都还没来得及跟家里说一声。车厢里几个大男人玩猜拳,闹的不行。季白摸出自己外套里的手机,起身出了车厢。




走廊里穿着黑色夹克的洪少秋正低头抽着烟,看姿势是个老烟枪。对方也看见了他,微微一怔迅速恢复常态,瞥见了他手里的手机,明了的点头,捻熄烟转身进了自己的车厢,当是给他个人空间。




季白冷哼一声,拿起手机想打,没有信号。




季白收了手机,窗外景物飞快的往后退,离市区越来越远了,这条路通往到他一直想去的地方。


他没去过,但非去不可。


叶叔叔,缅甸会有答案吗?






身后的车厢门被人推开,洪少秋提着水瓶晃悠出来,看了一眼仍在走廊上发呆的他“家里人没接电话?”




“没有信号。”




洪少秋挑着眉点头,而后晃了晃手里的水瓶:“一起去接水?”




季白本想点头。忽地又想起自己现在一件行李也没有,只得摇头:“不用了,谢谢。”




洪少秋咂着嘴:“也是,有钱人都是买水喝。”




“......洪处长,您的仇富心理是不是太过了?”




洪少秋瞪眼:“我仇富?”




上怼天下怼地看见不顺眼的人就损两句的洪处长,在抖动的的火车上,被人狠狠的盖上了一个“仇富”的标签。原来他的一切表现,在季白眼里就是仇富啊。洪少秋琢磨着这两个字,露齿一笑:“我不仇富,我只是单纯的——仇你。”




仇他?




季白原地愣了几秒,快步跟上:“洪处长。”




“别处长处长的叫,别扭。”洪少秋盯着渐渐盛满的水瓶:“好奇我为什么仇你是不是?”








洪少秋的眼睛很好看的,但是专注的看一个人的时候,会有种进攻的味道,不太友善。季白撇开眼,掩饰的咳了几声。换来对方的嗤笑:“希望你不是个废物,以免死在了缅甸,我还不好跟上面交代。”






原来是怀疑他的能力。


这点季白不予否定,他所收到的质疑多半来自于他的家庭。


在大多数人眼里,一个钱权名都不缺的二代,跑到边境小镇去当刑警,不是闲的慌就是纯好玩。








季白想出声直接否定,犹豫几秒变成摇头:“从我穿上警服,拿起配枪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洪队长,请你不要把我与其他的队员,分开对待!”






整节车厢的走廊上空无一人,只有光影因为车子的驶动断断续续的洒进来,投到两人脸上,忽明忽暗。






这个人。


季白眼睛犹如画笔,像画素描一样,一点一点描绘着面前人的模样。


正气凛然。


滴水不漏。








一把枪。


一把子弹已经上膛的枪。


就等着人去扣动扳机。






“盯着我想什么呢?”


洪少秋略微弯腰,凑上季白有些飘忽的眼神:“你这深情款款的眼神,可别跟我说你这几面之缘就看上我了。”






思绪被人强势拉了回来。看上他?季白险些没忍住笑出声,有些浅棕的眼球微微转动着:“洪队长,我只不过是在揣测你。深情款款?用词不当吧?”






洪少秋拧开刚盖上的水瓶喝了口水,对这话一笑而过。










钱包幸好是随身携带的。


季白坐在自己的上铺,清点了自己的家当,都还是人民币,还得去银行换一下。有人敲围栏,他看下去,正对上米小冉的脸:“该吃饭了,洪队让我过来叫你。”






季白应着,把自己东西往枕头下一塞,飞快的爬下床。








“我们洪队有时候说话比较冲人,你也别介意。他这人就这样,一张嘴巴从来不饶人。”






“你东西都在车上,自己要看着点,这边挺乱的,注意点。”






季白抿嘴,觉得这事瞒下去对自己也没好处。洪少秋那人断然是不能说的,不然不知道又会怎么参他一本。走了几步迅速跟近米小冉:“米小姐。”






米小冉回头看他。






“我行李,忘记在警局大厅了,没带上车。”












“怎么这么慢呐?”


肖卫数次看向走道那头,空无一人。






洪少秋吃了几口放下筷子:“你们继续吃,我去看看。”






两个人就停在车厢与车厢的连接处,米小冉背对着洪少秋,自然不知道自己队长就在身后。见季白突然噤声眼神有些躲闪,以为是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连忙出声安慰:“你也别急,我打电话让小叶把你行李收好。至于你的东西,等到了缅甸,在当地去买就好了。”






季白的小动作皆在洪少秋眼里,听米小冉的几句话,他也大概推测出了些原委。






“行李忘了?”他冷冷打断两人。












上车是挺匆忙的,自己貌似也是直接把人拎上了车。洪少秋从箱子里抽了件风衣,绕进季白的车厢,几个队员都睡了,呼噜声震天。就靠窗的床上,还坐着一个人。






“第一次离家这么远睡不着了?”






季白仰头看他,眼睛在微暗的车厢里发亮:“不是,更远的都去过。”






原以为男人还会说什么,但那人只是扬了扬手。等季白扒拉下头上的风衣,车厢门已经关了。






只是,来送外套的?


倒还真的挺冷的。


季白毫不客气的把有些过于宽大的风衣围到身上,包裹住自己。








下车的时候,正值清晨,异国他乡,就这么一脚踏上了陌生的土地。来接的人戴着墨镜,有些凶巴巴的。江源冲上前跟他交谈,一大堆季白也听不懂。






肖卫早就混在人群里下车了,他的任务是去联系缅甸军方,与他们不是同一道的。






“这是我的保镖,阿江,阿冉。”




“您好,何先生。”那人警惕的扫了他们几眼,然后目光落在洪少秋背后的季白身上“那这位呢?”




洪少秋霎时做出一副稍微有些尴尬的模样,似乎想掩藏,又知道藏不住:“这是我的情人……三儿。”






“姓什么呢?”那人不依不饶。






季白张嘴就想说,被洪少秋一把搂住腰,他下意识要挣脱,洪少秋手上便暗里微微用力:“你是金老板派来接我们的?还是派来调查我们的。如果金老板这么没诚意,这笔生意,不做也罢。阿江,准备车,今天下午我们就去另一家。”






那人连忙拦住他们:“不好意思,何先生,是我冒犯了。我们的车就在车站外,请吧。”














――缅甸的军政关系极其复杂,你最好理清你的毛线团脑袋,能哑巴就别发声。








这是洪少秋离开的时候留下的。季白合上手里的书,跌进身后柔软的大床上,整个人便陷在了被子里,屋顶纯白的水晶灯正散发着刺眼的亮光,他不适应的抬手遮住眼睛。






莫名其妙的就成了情人,虽然只是任务,但他所想的任务,明明应该是肖卫那样的,而不是被人当成金屋藏娇似的,连枪都摸不到。






今晚是洪少秋跟金盾的初次会面,他被留在了房间内,洪少秋明面上说什么舟车劳累,就没带他一起去。季白心里清楚,他是怕自己坏事。




大佬会面那种场面,应该很刺激,可惜不能见一见。季白翻了个身,眼睛移到墙上的时钟,五个小时了,应该没事吧?






坐在电脑前的男人看着显示器里,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季白,摸着下巴寻思几秒,拿过桌边的眼镜戴上:“把这个人,叫来我的书房。”






身后的下属立即应道:“是。”












有人敲门,敲门声过于突然,季白从床上弹跳起来。刚想着这人就回来了?他边琢磨边去开门。然而门外站的不是洪少秋,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您好,我是金老板的下属。”






“金盾?”季白握在门把上的手突然收紧。






那人点头,对他的直呼行为微微皱眉:“我们老板在书房等您,请您跟我走一趟。”












米小冉数次撩过脸侧的短发,脸上的不满清晰可见:“金老板到现在还不来,是几个意思?”






服务生不慌不忙,递给她一杯酒:“远道而来的客人,更应当先要好好休息。金老板说了,他现在还有点不能脱身的事务,所以请各位先休息一夜,等明天他会主动来道歉的。”






洪少秋坐在沙发上,他的外套已经被身边的女郎扒的褪了一半,闻言也只是眼色一暗,一把抓住女人的手:“行了。”






“何先生是不满意这位小姐的服务吗吗?”服务生上前一步。






“不,她很满意。”洪少秋微微一笑,把自己外套瞬间穿好:“只是我身边带了人,要是回去被他知道,又该发脾气了。”








服务生理解的微笑着:“不好意思,那就各位请吃点东西吧,需要什么服务,请叫我们。”






“不必了,既然今晚金老板不来,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洪少秋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褶皱:“再见。”
















―――――――――――――


季怼怼不会有事的,毕竟战斗力辣么强。


徒手劈水果简直不在话下,一手西瓜一手菠萝,保险公司捂住了脆弱的小心脏……

评论

热度(130)

  1. 逢考必过革岂之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