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杜见锋X赵启平】 饥饿荒原 (終章)

一五一十:


私设如山,非常ooc,非常ooc,非常ooc,又冷又邪的CP,自己写着玩
所有情节都是杜撰,别太认真,都是我的锅
这个故事要结束了,谢谢大家 


-------正文开始-------


隔天早上赵启平与白修德一起开车往函谷关出发


 


艳阳从万里无云的蓝色天空普照大地,刺亮得扎眼
自己在黑暗中到来,将在光明中离去,
临走前许多同僚来与他告别,大家千里聚头,有缘能够共伴同行走一段人生的路,同甘共苦,不虚此行


往日那些笑与泪历历在目,赵启平告诉自己要好好记住每一张脸,收藏在心里,永远不该忘记是他们坚韧的付出,让贫瘠的土地重新萌芽开花,让后人能丰收富庶


 


他对外的统一说词是即将跟着国际医疗队四处提供支持,运用他的英文能力,协助外国医疗队和当地人之间的沟通,提高整个救援工作的效率,帮助更多的人



赵启平尽可能把离别讲得云淡风轻,大家多是点头含笑祝福他一路顺风,军营里的人自带一种洒脱豁达的性格,依依不舍或含泪话别都没必要,「生离」是常有的事,甚至连「后会有期」都不用说,这个时代只要一转身,就是参与商 


 


最后要上车前,小范终究忍不出从人群中窜出来,给赵启平一个年青人特有的炽热拥抱,赵启平抚了抚小范微微汗湿的后背,感受到用力绷紧的肌肉,这孩子,是用全身的力量在堤防泪水吧?


赵启平摸摸孩子的头,说:「好好活着,活成一个能支撑国家的人」


 


本来说另有军务无法前来的毛利民在最后一刻现身,不改老大哥的作风,一下塞给他干粮说带在路上吃,一下掏出不知哪里求来的平安符说希望他从此顺遂,然后斜眼瞥了下左右四周,揽着他的肩往旁边走了几步避开人群,低声说:「旅长他……他说他就不过来了,唉,唉 !你懂的,旅长他心里也是苦」


 


「嗯」 赵启平哪里会不懂杜见锋的苦,他曾以为自己可以成为与杜见锋并肩而战,共同背负使命的伙伴和情人,没想到最后反而在他心口割一刀,即使是以爱之名


 


「毛大哥,我离开后就麻烦你了」赵启平抬起头看看天色,不让眼中的湿意有溢流的可能,把悲伤的情绪都吞咽下去,他深吸深吐两口气后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出发了」


 


赵启平坐上车后摇下车窗朝大家挥一挥手,远方一个刺眼的闪烁引起他的注意,哦,有个人站在那儿,墨镜折射反光,不用细看也知道那个人正在笑
爽朗沧桑,柔情豁达


赵启平也笑了,伸长手臂用力挥了挥




再见


 



车子驶出营区时阳光灿烂春风和煦,几片淡粉色的小小花瓣像雪一样飘落在车子前挡玻璃上,为苍凉的离别色调点缀几许色彩,顺道勾起儿时背诵过的词句: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花看不尽,春风难别


 


***


离金星凌日的时间虽然还有二个星期,但在这路断桥损、烽火未熄的时局之下远行不易,他们幸运地跟着一批将前往三峡门驻点的铁道修缮队,多少能在路上有个照应


 


多数的时候,赵启平更宁愿当个驾驶,集中精神注意路况,而不是让犹疑困惑、依依离情占据所有思绪。好几次他几乎就要把车子调头开回军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地继续把日子过下去,回想那时刚闯入这个时代,天天睡前都祈求隔天醒来就已经回到2016年,哪想得到等真的有机会回去时,心中却如此煎熬


 


赵启平这天已经连续开车将近12小时,被白修德连拉带拖地赶下驾驶座,大概真是累极了,赵启平用个不太舒适的姿势歪在座位上沉沉睡去


 


梦里他回到他上海购置的小公寓


像是以往每一个结束工作后的疲惫夜晚,赵启平推开家门,里面摆设陈列都清楚熟悉,彷佛他从没离开过似的,但是他很清楚,这是个梦


 


口袋里的苹果手机来电振动,发亮的屏幕显示「家」,即使是梦中,如此简单的一个字,还是让赵启平红了眼眶



总是这样

父母会在某一个夜晚打电话来关心他的近况,爸爸通常先讲,男人习惯用自己对孩子的期许来当作关心,不断叮咛他在工作上要力求表现,有机会就多学习多进修,赶快娶个门当户对的媳妇儿。通常话才讲到一半,在絮絮叨叨之间,话筒就被妈妈抢了过去


「平平你别听你爸的。妈没这么多要求,只要你健康快乐就好」妈妈年纪大了,但说起话来仍中气十足,她说:「你要记得妈妈常说的那句话……」


 


车子在一个颠簸后紧急煞车,赵启平往前猛然一晃,便离开了梦境


「怎么了?」赵启平困倦地揉了眼睛,含糊问一句


「前面好像有状况」


两人下车向部队里的人打听情形,说是十里外的村镇遭受日军炮袭,死伤众多,正在等待医疗救援,军队先把前面的路挡下,以免闲杂人等占据道路影响救援


白修德想了一下便提出建议:「我们绕路吧,不能在这里担搁了」


赵启平没有应答,他直怔怔地望着前方,风呼啸地吹,带起衣角啪搭啪搭,短发像小草一样恣意摇晃,他的身形单薄,似乎可以乘风而起


 


「启平? 怎么了?」
「白修德,我记得车上有医疗装备,对吧?」
白修德一怔,听出他的意图后反驳道:「我们不能在此停留,会赶不上金星凌日的!」


 


赵启平扭过头,对白修德灿然一笑,轻松畅然,好像把所有烦心事都抛开似的,他说:
「我刚梦到我妈了,我竟然忘记一句她常对我说的话」


 「啊?」


 


妈妈常说
我要我的孩子,做他自己喜欢的样子


 


「白修德,前面有人需要医生,我得留下来,我想父母亲会支持我的决定」




***
赵启平已经离开一个多月
春天过去,夏季和蝉鸣喧嚣而至


 


杜见锋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军务练兵仍然照常进行,该做的事一件不漏,每天早上照常带兵晨练,晚饭后若有空,还是会抽着烟看新兵练习近身肉搏


 


只有毛利民知道,杜见锋偶尔在夜深人静时,会拎一壶酒在月下独酌。
军务在身杜见锋不会允许自己喝醉,无法求醉只能清醒,酒精最多就是化去他眸中的锋利和坚毅,让那些忘不掉又说不出的情怀迷蒙了眼睛,学诗圣李白举杯邀月,但他真正想邀的是几十年后,也许正看着同一轮明月的那个人


 


几天后在去作战总部的车上,毛利民跟他说新的医官今天会来报到
杜见锋点点头「嗯」了一声,仍垂着眼继续研究摊开在膝上的作战图


 


在作战总部一整天的开会研讨,等回到军营时连晚餐时间都过了,杜见锋不觉得饿,今天他需要的是酒精


 


夏夜凉爽,月洁如镜


一旅之长在喝闷酒的场景不好给外人看见,杜见锋踱步到军营旁的树丛里的一块草地,找了颗大石头坐下,直接拿起酒瓶对着嘴灌了几口,愁绪和酒精互相加成,全在胸口翻滚,微醺的醉意让星月朦胧,他想起那个中秋夜里,在月光下喝酒的人,全身笼罩在银白之中,不似人间之物,像个妖精


 


带着他爱一场梦一场的妖精



夜风吹拂,树梢叶尾一阵摇摆,沙沙作响
杜见锋半闭着眼,放纵自己此刻沉浮在清醒和迷蒙之间,直到后方传来簌簌的脚步声




这步伐不是毛利民,也不是军中的人
多年奔驰沙场的警觉性让杜见锋即刻清醒他还是维持着颓然的坐姿,一手仍搭着酒瓶,但另一手默默摸上腰间的配枪


 


流云飘过,碧玉白月没入黑幕
夜空失去唯一的光源,大地顿时一片幽黑



是攻击的好时刻


 


杜见锋仔细判别脚步声,当对方一跨入攻击范围,他便敏捷地回身,把来人压制在树干上,一手锁住咽喉,一手把枪抵着对方脑袋瓜


 


「咳咳! 杜见锋! 你发什么神经! 」
对方的声音因为喉咙被掐住而干瘪瘪的,但杜见锋不会认错,这个低沉优雅又撩人的嗓音,他不会认错


 


一阵乌云过后,银亮的月光又重新绽放
赵启平的眼睛像是森林深处的一汪湖水,蕴含着宇宙星月,清澈晶亮地看着他


 


「你……你…」杜见锋松掉手上的力道,直直盯着眼前这个人,脑中吃力缓慢地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已经醉到出现幻影


 


「才一个多月没见就不认得我了? 躲在这边喝闷酒可不符合英姿飒飒的杜…」


 


剩下的话语全数淹没在充满酒气的亲吻中


 


就算是幻影,就算这真的只是幻影,杜见锋也不想放过
他又啃又咬地疯狂吻着,不用呼吸失去理智的那种
唇齿气息缠绵不清,杜见锋在啃咬之间恨恨地挤出一句:「老子他娘的就不该放你走」


 


淡淡的血腥味混着酒精成了让心跳奔速的毒药,赵启平在近乎窒息之前使劲拉开两人距离,狼狈地大口喘气,抬眼瞧着杜见锋,断断续续地说:「再也…不…走了…」



他吸了口氣挺直腰杆,后脚跟一并行了个军礼,笑盈盈道:「新任医官,赵启平报到!」


 


杜见锋脑子里想说应该回敬个军礼,但双手却先一步违抗命令直接把人揽入怀里,问:「怎么回来了? 时光隧道没有开启?」


 


赵启平伏在他肩上蹭了蹭,摇头否认,说:「我在这个时代还有未完的使命、放心不下的人,我不走」


「那……你父母怎么办?」


「他们会支持我的,也许有一天…他们会知道我过得很好」


 


杜见锋紧紧拥抱他,失而复得的欢喜和心疼怜惜的情绪都有,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杜见锋,我们一起活到下个世纪吧! 一起看看这个国家富饶繁盛的样子」


 杜见锋有点激动,他迅速地用袖口擦去眼角的水气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2017年春天  上海历史博物馆
特展名称 : 美国记者白修德镜头下的饥饿荒原


 


一对老夫妇站在一张黑白照片前,久久不动,眼角闪着水光
照片里是个穿着军服的年轻人,戴的钢盔上画了红色十字,意气风发站得挺拔,抿着嘴,五指并拢行军礼,圆浑的双眼炯炯有神,坚定又无惧



照片的说明栏上写着: Dr.Zhao in Loyang (1942) 


 




-------全文终--------


耶!!终于写完了,不知道有没有让大家满意,但这是我一开始就设定好的结局。本来想要长篇大论讲讲写这个文的心得想法,不过真的等到结束时又发觉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想讲的都已经在文章里了


谢谢从一开始就一直支持我的朋友,希望文章里有一句话、一个想法,曾经触动过你


下星期应该会开新坑,大概会是个简单、无脑、欢快的爱情故事,没办法,饥饿荒原太烧恼了,我现在只想写个单纯的小品


 


最后,


希望大家都能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



评论

热度(28)

  1. 逢考必过一五一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