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凌李】寂寞星球 越南篇(下)

一五一十:

这篇是(下)哦,(中)已经在10/31发过了


 


Warining:


1. 原剧跳着看,采用部份设定,私设如山,没什么逻辑,非常ooc,点入前三思。


2. 所有的bug都是我的错,拜托大家别太认真


3. 现在的时间点已经是五年后的再度重逢喽


 


正文开始:




7.
坐在车上,李熏然一只手靠在车窗撑着头望向窗外,想着却是刚刚在棚子里凌远的眼神。



凌远有一双匀称秀气、带有双眼皮的漂亮眼睛,用「漂亮」来形容似乎不太得宜,因为在李熏然的印象中,那双眼睛大多时候是睿智而稳重的。



在规划行程的时候、在应对长官或同僚的时候,或是照顾伤员的时候。他都是眉头微蹙、眼神专注,瞳仁左右一闪的时间内就能找出最佳方案。


 


自信满满、果断坚强,轻易就让人臣服于他。


 


有时,这样坚毅理性的双眸也会化为绕指柔。
当他说:李熏然,天冷了把外套穿上时
当他把盘子里的佳肴夹给自己时
当飞机降落、车子到站,他轻轻喊着:「熏然醒醒,我们到了」时


他的眼眸像温暖无边的海洋,包容万象,进退有度。


 


但刚刚在棚子里的那个眼神,李熏然从来没有在凌远身上见过。


 


隐忍中带着叹息,期待中害怕伤害。


 


那种感觉,李熏然似曾相识。
他想起当初喜欢简瑶的日子,那种爱恋而不可得,想要奉上自己所有但又害怕被拒绝的滋味。


 


为什么凌远会流露出这样的神色?为什么看到他的表情会心头一酸?


 


李熏然把望向窗外的视线收回,偷偷瞧着坐在另一旁正帮诺亚加压止血的凌远。


 


他喜欢凌远,他知道凌远也喜欢他,他一直以为这个「喜欢」是挟杂着兄长、旅伴和朋友情谊的综合体,这其中愛情占了多少?他不知道。同性之间的爱情是什么?他更加不知道。


  


面包车停在一间小医院门口,李熏然和莱恩先下车搀扶诺亚走进医院,凌远最后一个跳下车,掏着口袋内的纸钞捉摸着要给多少车资,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来个狮子大开口。


 
然而年轻小伙子只是摇下车窗,带有几分腼腆的喊了句:「Have a nice day」后,驾车绝尘而去。


 「Have a nice day」凌远看着车子带起的一阵尘沙,默默祝福这个善良的小孩能好心有好报。


 


 


在凌远的说明和协助之下,莱恩和诺亚手臂和头上的伤口都没有大碍,已经重新被消毒止血包扎,护士看他们一行四人全都湿溚溚特别狼狈,找来四条大毛巾让他们至少把头发擦干。


眼前危机解除,四个人坐在候诊室里,毛巾盖在头上又搓又擦,终于能讲几句轻松的话。


 


莱恩说:「今天是我们环游世界第93天,越南是第21个国家」


 


把脸上的泥沙拭去之后,莱恩看上去轮廓深邃、鼻梁高挺,下巴留了一片短短刺刺的褐色胡荏。不笑的时候带点阴郁,笑起来却带着些许稚气,岁月在他眼角和额头留下痕迹,却反而更显出成熟男人的风范。


 


年龄40岁上下,身高180左右,个性外向,执行力强,推估是个经商多年事业成功人士。


 


小李警官以专业眼光做人物侧写


 


和莱恩比起来, 诺亚在外表上并不算出众,但气质温润优雅,鹅蛋形瘦长的脸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看起来就是个没脾气的好好先生,话不多,安静平和,像个谨守本份饱读诗书的国中老师。


 


莱恩拿出手机打开facebook,秀出一个名叫「Come with me」的粉丝页面,里面记录着他们莱恩和诺亚至今旅行93天中每一天的心得和照片,不全然是好事,辛酸无奈的事情也有,还有很多是两个人亲密着头靠头的自拍照,背景什么的根本看不到,只能看到两双弯弯的眼,和自然流露的幸福微笑。


 


「两位不介意的话,一起拍一张吧!」


 


莱恩把手机转为自拍摸式,走到坐在椅子上的诺亚身边,配合着他的高度半蹲着,李熏然和凌远弯着腰站在他们后面,李熏然一手搭着凌远的肩,一手比了个赞。


 


一间医务室、二个伤员、四个湿溚溚的人。


 


莱恩上传照片到facebook上并批注道:「旅行第93天,在越南会安跌了一跤,遇到两位热心的救命恩人」


 


照片才刊登不久,立即有许多朋友纷纷留言关心他们,英文的、中文的、法文的,还有一些看不懂的语言。


 


凌远和李熏然也把手机拿出来,在他们的粉丝页面按了赞成为粉丝。


凌远顺手把那张合照下载自存在手机里。


 


 


8.
不知道是谁先邀请谁的,总之接下来几天他们四个人都走在一起。


 


白天的时候,他们穿梭在一间间风韵犹存的古屋和会馆,听着那些同为炎黄子孙的耆老,回忆当年为了追寻一个梦想,一个功成名就的机会,离乡背景,在他乡落地生根的陈年旧事。


 


中午日正当头、曝晒难耐,他们就选一间看得顺眼的饮料店,店内的座椅类似卧榻,可以坐也可以躺。点一杯冰滴咖啡,或是椰子汁、水果冰沙,什么都好,反正都是消磨时间的配角。


 


黄昏暮色是会安最美的时刻,店家点起那一串串古色古香的灯笼,红红绿绿伴着落日余辉一起照映在秋盆河的河面上,亭台楼阁,灯影焯焯,昏黄柔美,古城从不吝于献给旅人绝佳的视觉飨宴。


 


莱恩和诺亚两人小指勾着小指走在前方,在橙红万丈的夕阳之下,有那么点天涯共此时的孤寥感。


 


时而相视而笑,时而含情脉脉


 


原来在爱情面前都是一样的,李熏然看着他们背影,好像理解了什么。



不论性别、不管年纪、不在乎距离。在爱情面前都是一样的。都会担忧,都会怜惜,会旁若无人的凝视对方,会因为一句情话而悸动,既使已经爱了很久很久。


 


李熏然忍不住转头看向凌远,大概是感受到他的视线,凌远也转过头来看着他,用那个李熏然熟悉的温柔目光,他说:「能一起看这样的美景,真好」


 


 


要离开的前一晚,凌远和李熏然找了莱恩和诺亚共进晚餐。


 
临河的餐馆拥有一览会安夜色的绝佳位置,凌远和李熏然先到,等待的时间里,凌远检视着相机里所拍的照片,去芜存菁。李熏然翻阅着菜单,在要点这个还是点那个之间难以决择。


 


结果只有莱恩一个人只身赴宴。


「大概是太热了,诺亚有点中暑,留在旅馆休息」莱恩带着歉意解释


 


凌远脑中浮现诺亚的脸,想起这几天他似乎有点精神不济,有时还先回旅馆休息。不知道为什么,以他从医多年的经验判断,总觉得诺亚的脸色太过苍白,瘦弱的身形没有正值壮年应有的神态。


 


可能是长途旅行累积的疲劳,又或者是那天失血较多还没缓过来,凌远隐隐觉得没那么单纯。


 


晚餐在此起彼落的欢笑声中度过,莱恩是个幽默风趣混然天成的人,随便一件旅行中的小事,从他口中讲出来都是唱作俱佳、声色并茂。


 


酒足饭饱之际,凌远突然想起什么,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说道: 「熏然,我记得你有带一瓶防中暑的青草药膏,要不要送去旅馆给诺亚?」


 


旅馆离餐厅不远,来回不过二十分钟的事,李熏然爽快的起身离席,说他先去送东西给诺亚再回来。


 


席间剩下凌远和莱恩对坐,凌远叫来服务生点了瓶红酒,将两个人的杯子斟个半满。


 


他轻轻晃动酒杯,抬眼看着坐在对面的莱恩说: 「诺亚的身体…应该不是中暑那么简单吧? 」


 


 


 


9.


莱恩轻轻抿了一口酒,苦笑着说:「不愧是医生,什么都藏不住」哀戚的神色和酒意一起在脸上涌现「是血癌……他的日子不多了」


 


「我们从小在法国南部的小乡村里一起长大」


莱恩眼神迷茫的遥望着远方,彷佛看到那千里之外的故乡。


 


「从我有记忆开始,生命里就有他。」莱恩又喝了一口酒,「儿时每天玩在一起,后来上了学仍是形影不离,从小学到高中,谁也没想到两个小孩子之间是什么样的情愫,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每天都想见到他,不论什么新奇的玩具都能不取代他。」


 


「我忘了是谁先告白的,或是根本没有告白,一切就像水到渠成,在我高中时的某一天,我们自然而然的就在一起了。」


 


「高中那几年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虽然在信仰和民风都保守的小镇里,这样的爱不见天日也不得宣扬,但那不影响我们对彼此爱意的增长。参加学校舞会时,我们总是牵着别的女生但视线看着对方,等到舞会结束四下无人,在月光下忘情相拥而舞」


 


「就在高中毕业前不久,我们的事情被发现了」 莱恩低下头盯着酒杯,神情黯然,语气低哑带着哽咽,说: 「我们都预料会有这么一天到来,想象过无数次可能发生的情形,但真正发生时还是溃不成军。亲人的眼泪、朋友的漫骂、悠悠之口恶意的攻击。我们的爱没有罪,但我们为了相爱背负太多罪名。」


 


「最后在家人的安排下,我被家里送到美国念大学。没想到,这一别就是20年」


 


「在我大学毕业后不久,接到一封他寄来的信,信中告知我他要结婚了,还有一句『对不起』。」


 


莱恩把杯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眼眶和酒色一样红


 


「我开始每天埋首于工作,不要命的那种。因为工作的关系被外派到中国、到澳洲,甚至中亚。每到一个国家,每次看见难以忘怀的美景时,我都会买一张明信片寄给他,说我身在何处啊天气如何啊,最后一定会写上一句『我希望此刻身边有你』」


 


「直到一年前,在大雪纷飞的圣诞节,他拖着行李出现在我位于纽约住处的门口。带着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他离婚了,坏消息是他生病了。」


 


「那天我们喝的酩酊大醉,把二十年来没有讲的话通通说出口。酒意上来时相拥着又哭又笑。他打开行李箱找出一个铁盒,里面全是我送他的明信片。他笑中带泪的看着我,把明信片摊在面前,像是寻问又像是请求的说:『带我去这些地方看看,好吗?』」


 


莱恩像是诉尽所有的爱与愁,长叹了一口气后陷入沉默。店内轮番放着中文和英文的老歌,首首都是十几、二十年以上的经典。


 


久久之后,莱恩扭头看着凌远,带着红红的鼻头湿湿的眼,说: 「凌远,在能够爱的时候好好把握。」


 


 


 


李熏然回来的时候莱恩已经走了,剩下凌远独坐在位子上。


「哥,莱恩走啦?」李熏然在他身旁坐下


「嗯,他说要去买些夜宵带回去给诺亚吃」


凌远靠着窗台,脸庞一半隐没在夜色之中。不知道为什么,李熏然觉得此刻凌远似乎覆着一层淡淡的哀愁。


「哥,你还好吧?」李熏然往凌远的方向靠了靠,像是要分给他一点光亮。



凌远转身面向他,两手一环就把总是发光发亮的小青年轻拢入怀,在耳边低喃:「让我抱一下」



「嗯」李熏然放柔了本来僵直的身躯,一手在凌远背上抚了几下,像安慰孩子似的


 


 


店里正放张学友的歌--「一路上有你」


你知道吗 爱你并不容易 还需要很多勇气
是天意吧 好多话说不出去 就是怕你负担不起


你相信吗 这一生遇见你 是上辈子我欠你的
是天意吧 让我爱上你 才又让你离我而去


 


也许轮回里早已注定 今生就该我还给你
一颗心在风雨里飘来飘去都是为你

一路上有你 苦一点也愿意 就算是为了分离与我相遇
一路上有你 痛一点也愿意 就算只能在梦里拥抱你






 


-------------------------------------------


越南篇 END



评论

热度(15)

  1. 逢考必过一五一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