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谭李】警官先生,我能请你吃个饭吗(上)

那么你说呢:

这是谭李!这是谭李!这是谭李!




1




李熏然在洗手池旁弯下腰,一边清洗脸上的血污一边默默叹气。




唉,真倒霉......




小李警官入职不足一个月,第一次出外勤就挂了彩。




刑警嘛,受点伤本来没什么的,可这挂彩的过程和智斗歹徒、英勇无畏之类的字眼儿基本挨不上边。




死者家属情绪激动,李警官出面阻拦的时候,不小心挨了一下,正打在鼻子上,当下就流了一脸血。




李熏然关上了水龙头,血已经止住了,可鼻子还是有点酸。




他狠狠地抹了一把脸,心里想着,这件事可千万不能让自己那个当局长的老爸知道,否则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自己。




李熏然心里正盘算着对策,一抬头,从镜子中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那人也正盯着自己看。




李熏然眨了眨大眼睛,睫毛上的水珠扑簌簌掉了好几滴。这人是谁来这,是不是刚刚见过?




“谭总?”




“李警官,怎么受伤了?”




2




纵然李熏然百般推拒,还是人请进了休息室好好休息。




谭总亲手给小警官倒了杯水,看着李熏然双手接下了,乖乖地捧着杯子喝,目光不禁又温柔了一些。




他早就注意到李熏然了。




李熏然今天早上刚进了晟煊的大门,就被谭宗明从头到脚看了个遍。倒不是谭总有什么偷窥的癖好,只是李熏然混在一群刑警里面,实在是特别了些。




比别人白了几个色号就不说了,偏偏还瘦得像棵豆芽儿,一套警服只有肩和臀是刚刚好的,腰和裤管走起路来都直逛荡。




也幸亏是这穿着套警服,不然就看着那张小脸,谭宗明还以为他是自己公司的实习生。




不过这小警官一看就是刚入职不久,资历太浅,只有跟在师傅屁股后面记笔记的份儿。




可他记个笔记也是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倒像是在处理什么大案似的。这表情配着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居然还有点可爱。




谭宗明丝毫也没察觉到自己停留的时间久得不合常理,又盯了好一会才离开,哪里想到自己前脚刚走,后脚这小警官就受伤了。




3




谭宗明听完李熏然的受伤经历沉吟片刻,抬起头一脸关切地问:“李警官入职多久了?”




李熏然眨眨圆眼睛:“唔,下周一就满一个月了。”




嘿,知道你入职时间不长,但也没想到能这么短!




“刑警工作危险,以后要多加小心才是啊。”




谭宗明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把人带回来休息就算了,还喋喋不休地嘱咐了半天。




平日里谭陛下闲散惯了,对自己的员工也没这么大耐心,更何况这语气听着也不像上司嘱咐下属,倒和长辈关爱晚辈似的。




李熏然一笑一排小白牙:“知道啦谭总,以后会注意的。”




谭总看着那人笑起来亮亮的眼睛,忽然就明白了。这不是自己的问题,一定是这个小警察的问题。




对于谭总这样的人来说,心里有了点儿想法,便没有什么遮掩的必要,当下就开口邀请。




“李警官,今天实在抱歉,害你在我的地方受伤,要不一会结束了我请你吃顿饭赔罪?”




李熏然指了指自己的警服:“谭总,穿着这身衣服被你请,我可是要犯纪律的哦,”随即站起身来,整理了几下制服,对谭宗明笑笑,“谢谢谭总,今天太麻烦。我真的没事啦,先告辞了~”




谭宗明请人吃饭鲜有被拒的情况,更没有拒绝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一时间还没回过味儿来。




小警官刚刚指着自己警服的时候,满脸都是掩盖不住的骄傲得意,可爱得紧,那一身不怎么合体的制服在谭宗明眼里,竟生出些别样的魅力来。




看着人起身要走,谭宗明才反应过来,不动声色地将名片递到李熏然手上。




“既然如此,算我欠李警官一个人情。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李熏然接过名片笑着道谢,谭宗明只是觉得,那只修长的手指划过自己手心的时候,有点痒。




tbc




天哪噜,为了狐狸我竟然把我大凌李拆了!


凌院长你快收起手术刀......这个写完之后就让你好好睡然然,我错了!




那那酱的甜饼烘焙站(一只目录)

评论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