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凌李]七宗罪

二西西:

※轻松愉快小段子


 


一、傲慢


 


审讯室静得针落可闻。


年轻的警官坐在疑犯对面,自始至终昂着下巴,实力演绎眼睛长在头顶上。


他在翻看证人的证词和鉴定科提供的证据,修长的手指每略过一页纸张带起的翻页声都在疑犯濒临崩盘的心房上捅刀。


 


“啪。”


 


警官骤然将厚厚一叠证词甩在桌上,巨大的回声从四面八方涌来,彻底击垮了疑犯的意志。


 


“我说,我说……”


 


蹲在监控室围观了全场审讯过程的实习生一脸倾慕地朝旁边人感叹:“陈哥,老大气场好足啊!和他平时完全不一样!”


小陈面无表情地斜她一眼:“哪能一样,副队又不是天天落枕。”


实习生特别困惑:“你怎么知道他落枕?”


 


这时李熏然推开了监控室的门,手机就贴在耳边,嘴角漾笑。


 


“知道知道,我这边审完了马上回家。”


他一边讲电话一边朝小陈和实习生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转个身又出去了,脑袋依旧保持着俾睨众生的姿势。


“啊?脖子,我脖子好多了,当然你晚上要给我来个私人订制按摩我也不介意盒盒盒盒……”


 


实习生惊呼:“陈哥福尔摩斯啊!”


小陈挠挠耳朵:“不是,凌院长中午给他送膏药贴的时候被我撞见了……你可能没注意,副队进审讯室之前才撕掉的。”


 


二、妒忌


 


李熏然对着镜子里的帅脸看了两分钟,默默把竖起的头发抓成了软趴趴的一坨。


 


这样挺好,很温和,没有攻击性。


 


李熏然坚定地给自己洗脑,把洗手台上落的几根头发掸进垃圾桶,佯作无事地跨出卫生间,下一秒他看到了西装笔挺的凌远脑门上……那梳得板板正正的成功人士专属大背头。


 


干!


头发多了不起啊!


 


李警官仗着自己手长脚长,翻过沙发搞突袭,无尾熊似的挂在凌远背上,胳膊虚虚地勾着他的脖子,“说,抹那么多发蜡是不是准备去勾引小姑娘!”


凌远反手搂住他的后腰,笑道:“祖宗,咱爸两眼睛跟机关枪似的,我敢吗?来,松手松手,衣服都穿好了别又给弄得一身皱。”


 


好吧,今天他俩有艰巨的任务,要去给亲戚家的儿子当伴郎,的确不适合作妖。


 


李熏然鼓着嘴从他身上爬下来,临落地前还不忘看两眼凌远的发型。


 


“干嘛?”


“你是不是背着我用霸王了?为什么都不掉头发?”


 


凌先生即将迈入中年,工作压力又大到离谱,可他的发际线仍旧十分顽强。


李熏然简直想给它颁面锦旗,顺便用“你看看隔壁家凌远”来教育自己的发际线——每到换季,人民警察的头发就掉的跟不要钱的一样,太愁人了。


 


凌远给他理理衣领,笑着安慰他:“换季掉头发很正常。”


李熏然盯着酷炫的背头暗自羡慕:“啊……我梦寐以求的情侣发型……”


凌远伸手捏捏他的脸,“没关系,亲爱的,我们还有情侣褶子。”


“……看我不打死你!”


 


三、暴怒


 


李熏然撑着椅子扶手站起来,步履极其蹒跚地出了办公室。


 


憋了半天的警察同志们立马炸开了锅。


 


“咱们小李同志夜生活很丰富啊。”


“早上我问他是不是哪里受伤了他还脸红了!”


“男女差别待遇啊!特么我问他哪儿伤了他竟然让我滚!”


“一定是你问的语气有问题。”


“对对对。”


“你再来一遍,我们帮你鉴定鉴定。”


“哦,我说‘头儿,哪儿伤着了?’,就这一句,别的没有。”


“你的神态肯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了一丝淫|荡。”


“滚蛋!”


 


李熏然去领导办公室交完资料,出来倚在走道里回微信。


 


【还疼吗?】


 


李熏然欲哭无泪。


 


【好多了,就站着还有点疼……】


 


【长点记性!】


 


李熏然迅速在凌远不常用的感叹号里感受到了他的火气,立马服软。


 


【我错啦,你别生气QAQ】


 


【下次你再在卫生间蹲半小时我就把你的手机扔马桶里!】


 


【_(:з」∠)_】


 


四、懒惰


 


礼拜天晚上,李熏然捧着水果坐沙发上看电视,手机震了下提示有条新微信。


他伸手把手机从茶几上抄过来,戳开来一看,发现是坐在他旁边的这位先生给他点了个赞。


 


微信运动


 


2017年×月×日 下午8点20分


 


凌远刚刚赞了你


 


“你干嘛?”


“表扬一下你,今天破百了。”


 


2017年×月×日 下午10点25分


 


名次79        步数101


 


五、贪婪


 


李局长挺愤怒,儿子自从住到了凌远家,每次回家吃完饭都要把剩余的红烧肉打包走——那不仅是李熏然的挚爱,更是李局长的挚爱。


可他是长辈,不能和小辈一般见识,于是他婉转地对李夫人说,咱们家现在多一口人,你这红烧肉是不是量太少了?


李夫人一听觉得有道理,把李局长表扬了一番,自此之后加大了红烧肉的肉量,依然在饭后全夹到了给儿子带走的饭盒里——原来的装不下,李夫人还特意去买了一个新的。


 


李局长心里苦,但李局长不说。


 


这天吃完饭,李熏然一拍大腿:“坏了,我忘记带饭盒了。”


李局长心里乐开了花,脸上还摆得一本正经:“那就少吃点。”


李夫人立马不乐意了。


“怎么能少吃?他们要长身体的呀!”


李局长:???


“放家里也浪费,你血压高本来就不能多吃。”李夫人朝凌远招招手,“小凌,等会儿你们把这个锅一起拿走,下回过来给我捎来就成啦。”


凌远悄悄看了眼老丈人,“诶。”


 


六、饕餮


 


周末阳光明媚,很多人会选择到湖滨公园散个步。


这里盛产海鸥,白毛红喙的大鸟肆意地在树间水上嬉戏,见到游客投食更会主动飞过去挥动翅膀示好。


因此公园提供的鸥粮卖得特别好。


 


李熏然捏着一块面包屑,也学着别人的样子把手高高地举过头顶。


 


“拍到了吗?”


 


凌远对他比了个ok的手势。


 


李熏然突然感到有一股大力在同他争抢手中的食物,他抬起头,正好望见海鸥叼着战利品展翅高飞的一幕。


看得出神的李熏然又撕了一片面包屑接着引诱,没想到这回奔着他手去的却是海鸥的血盆大口——正面视角的确有点冲击。


他下意识缩回手,把面包屑塞进了自己嘴里。


 


海鸥在空中扑腾两下翅膀,小模样看着似乎有点懵。


 


凌远伸手抹掉他嘴边的面包渣,“怎么什么都吃?”


“还……蛮好吃的。”李熏然仰着头傻乐,“你要不要尝尝?”


 


七、色欲


 


电视屏幕是整个客厅唯一的光源,音量调得很低。


 


成年男人的气息在昏暗的房间里来回攻击,伴着陆离的光使人迷醉。


他们亲吻彼此,蹬蹬踹踹,从沙发边沿一路滚到地毯上。


 


李熏然好不容易拔出脑袋呼吸,气道:“……这部电影看了六七遍了还没看完!”


凌远往他腰上掐了一把,满意地看着小警察软成一滩水。


李熏然嘻嘻哈哈笑:“你说你是不是不想让我看后面的不可描述镜头啊?”


凌远挑挑眉。


 


“演的哪有实战好?”


 


-FIN-




※最近又超忙……幸好离春节也没几天了QAQ缓慢地复健!

评论

热度(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