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楼诚】繁华过往不堪留(三)

回得了过去回不了当初:

阿诚在府里忙忙碌碌了一天,只听得下人说大哥早已回来,回来谁也不见,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阿诚总觉得心里很慌,忙完了手头上的事也是天快黑了,忙去厨房叫下人备了些吃的,想着大哥应该也没吃东西,自己总觉得心里慌,在慌什么也不知道。阿诚端着吃的到了明楼房门,正要敲门,房门开了,明镜走了出来,阿诚忙问了大姐,眼睛向屋里面看却什么也看不到,明镜见阿诚在门外,只说了句“明楼已经休息了,你今天累了一天了也早点去休息吧”,说罢,不等阿诚再问什么就匆匆离开了,阿诚只觉得越发慌乱,想了想,忙去找了自己早上叮嘱过的下人,大哥和大姐到底出什么事了。
夜里,或许是今天天气好,天空墨一般的黑,几颗星子洒在空中竟是格外的亮。阿诚站在窗边,静静的盯着明楼的房间,明楼的房间今天一直都黑沉沉的,阿诚站在那里,眉头越发皱了起来。那个下人知道的不多,断断续续的给阿诚讲了点,阿诚已经明白了所有。大哥,要被皇上赐婚于素禾公主了。阿诚明白皇上这样做是为什么,他也明白大哥这次恐怕是真的会娶素禾公主回这相府了。大哥真的要娶回来一个明夫人了,也许他们也会像大哥父母一样伉俪情深,他们也会相濡以沫,他们也会一起在这里慢慢变老,他们会有他们的孩子,或许是像大哥一样聪明或是像公主一样美丽,很久很久的以后,他们或许还会有孙子,阿诚想着,不由得握紧了手,到那个时候,自己要离开吗,还是像现在一样,保护大哥大姐不受一点伤害。可是,自己怎么舍得看着大哥......阿诚紧盯着大哥依然漆黑的房间,心口尽是酸涩的感觉,自己怎么能爱上大哥。他喜欢一直在大哥身边,他明白大哥所有的喜好,自己到明府十二年了,自己也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觉得心里就只有大哥一个人,这么多年,他竟忘记了大哥总有一天会娶妻生子,或许说,他一直欺骗自己不会有那么一天,当这一天真的来了,而且来的这么猝不及防,而且是他自己,大姐大哥都无法抗拒的到来,他也终于不能欺骗自己。而且,皇上要大哥娶的,不是别人,是素禾公主,这一场婚事,或许是要搭上整个明府,自己又能做什么呢,阿诚想着,不觉眼里竟已是浸满了泪水。
阿诚不知道的是,明楼此时也现在窗边,静静的看着阿诚的房间,阿诚的房间也是一片漆黑,阿诚啊,我该怎么办。明楼只是想着阿诚从刚到明府到现在的所有,小的时候总是好像有点怕他,他教阿诚写字,教他读书,看他每天认真的跟着老师习武,一开始,阿诚总喜欢低着头远远的站在自己后面,总是叫自己少爷,明楼便从阿诚还那么小的时候牵着他的手一边一边的告诉他他是大哥,不要叫他少爷,从来不会照顾别人的他也学会了怎么照顾一个人怎么关心一个人,一步一步牵着阿诚的手把他牵到了自己身边,自己就一点一点把阿诚放在了心里那个独有的位置。从阿诚说要保护自己,从阿诚第一次杀了人开始,阿诚就开始慢慢的变化了,他都感觉的到,心里总是有种说不出的心疼。阿诚在他面前却一直都是那样,做完所有事,没有一丝痕迹来到自己的身边,轻轻的叫他,大哥。
阿诚啊,这世间那么多的美好,荣华富贵,功名利禄,我只想在我身边的那个人是你,总还是自己错了。
就这样,两个人都站在窗边,深深的在虚无的黑夜里凝视着对方。
今生今世,或许只有这一次容我们情真意切四目相对,只有这一次容我们深情凝望互诉衷肠。
忘也难,记也难,悲凉余生如何结。
留也痛,去也痛,繁华过往不堪留。
一夜未眠。

眼看着阳光一点一点的漏进了房间,阿诚整理好自己,像往常一样,去了大哥房门前,抬手敲了敲门,门吱呀一声,就听到大哥在里面说,“门开着,进来吧”,阿诚走进去轻轻带上了门,看到明楼坐在桌前,手撑着额头轻轻的揉着,明楼似是刚起来没多久,阿诚上前为明楼沏了一杯茶,递给明楼轻声问到“大哥头疼的厉害吗”。明楼一边揉着一边说,“这该死的头疼病,不知怎的昨天夜里就疼了起来”,阿诚看着明楼,说,“药想着也快要熬好送过来了吧,我先给大哥整理一下头发吧”。说着便走到明楼身后拿着篦子轻轻的仔细的梳着明楼的头发,明楼坐直了身体,背对着阿诚,淡淡的问了一句,“阿诚, 你今年,有十七了吧”,阿诚一边继续着手中在做的事,回答到,“嗯,十七了”
明楼还是一动也不动,继续说,“是时候该让大姐给你寻一门亲事了,找一个好人家的姑娘”。阿诚听言,停下了手中的事,大哥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阿诚努力控制自己,一边又开始细心的给明楼梳着头发,一边说,“大哥怎么突然这样说,我不想娶妻,只想一直在明府,一直陪着你和大姐”。“一直陪着我们,你要怎么一直陪着我们,”大哥的语气猛然带了点怒意,回过头来看着阿诚,阿诚只是一愣,手中的篦子滑落掉在了地上,忙低下头,不敢再看明楼一眼。明楼看阿诚这样,眼中哪有一起怒意,阿诚,大哥怎么忍心让你离开我,可是我已无路可走,如果最后能是我自己亲手让你离开我,让你去过应该属于你的生活,也值了。
明楼强忍着心酸,只转过身去,背对着阿诚挥了挥手,只说了句,你出去吧。阿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过了许久,明楼只听身后嗵的一声,回过头去,阿诚跪在了自己身后,依然低着头,一字一句的说,“大哥,明诚的命是你和大姐给的,你和大姐对我恩重如山,明诚岂是忘恩负义之人,我的命我的人都是明家的,我不离开明家”停顿了一下,阿诚将手紧紧的攥着,继续说“日后,大哥娶妻生子,那大哥的妻儿将也是明诚竭力保护的人。”明楼只觉得一阵晕眩,头又开始隐隐的疼着,他轻轻靠着桌子,看着阿诚低着的头,问,“昨天在宫里的事,你都知道了?”阿诚还是低着头,回答到“府里的下人都知道了,大哥被皇上赐婚于素禾公主,大家都说,听闻那素禾公主明眸皓齿,面容姣好,性子也是贤良淑德,又深得当今皇上宠爱,明家是三代明相,大哥更是麒麟之才,大家都在说这是一门好婚事,在为大哥高兴。”明楼看着阿诚,他跪在那边一动不动,明楼的眼神只是越发沉重,明楼说,“阿诚,你也觉得这是一门好婚事吗,抬起头来说话。”阿诚抬头看着大哥,竟恍惚在大哥眼里看到一丝心痛,眨眨眼,又没有了,大哥还是大哥,阿诚看着大哥的眼睛,自己初见大哥的时候,大哥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少年的神采飞扬,如今只是一天比一天沉重,沉重到阿诚不敢多看几眼,忙移开了视线,说,“皇上要把素禾公主赐婚于大哥,其中深意我懂得,皇上忌惮明家已久,公主正是一个可以牵制明家的最合适的人选,皇上与其说是为大哥的婚事着想,不如说是在为自己的皇位着想。”明楼还是刚才那个神情,只是说了一句,“你所想到的,就只是这些。”阿诚又低下头去,说“大哥若是抗旨,只恐怕整个明府都......明家三代忠良,没有一点要犯上的心思,而且我听闻素禾公主不过刚成年的年龄,才华情义却是平凡女子都不可及的,若真能与大哥真心相待,做的起明府女主人,成的了大哥命里注定的良人,也不失为一段好姻缘。”最后的几个字,阿诚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来的,说完之后,只觉得自己仿佛被抽空了一般,一动也动不了,只听得大哥对自己说了句,“你出去吧,府里近来事多,忙完了就自己去歇着,若非重要大事就不要来找我了。你想留在明家,就留着吧,一直留着。”阿诚听言,说了句,是,大哥,便起身走到门边拉开门,走了出去,轻轻合上门,终于忍不住的一行清泪泫然而下。
自那之后,明楼就不再见阿诚,阿诚去他门口问候,只是隔着一道门轻轻回答,我没事。偶尔能看到明楼站在那棵梅树旁,梅花已经来了,明楼经常一动不动的站很久,下雪的时候也就那样站着,雪花,梅花花瓣落在明楼的衣服上,头发上,显得明楼的头发愈加的黑了。他派了两个下人给明楼,明楼也只是让他们回去,只有有时朝中有事要他给明楼递信函他才能站到他面前,明楼只让他放在桌上就不再说什么,偶尔遇到给明楼送药的下人,他就当那药不苦一般一口喝下去就让下人端着碗离开。有时夜里阿诚睡不着,站在窗边能看到明楼房里灯被点亮了,也许是头又疼了,他头疼的时候不能躺着只能坐着,就那样坐上一夜。明楼最近也是愈发不爱说话了,明镜有的时候会来,在明楼房里待一会就离开。阿诚什么都不敢问,只能每天在能看到明楼的地方默默的看着。
过了小年,府中的事越发的多,阿诚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忙。每天忙完天都已是朦胧的黑了,回到住的小院,有时明楼的房里只是黑漆漆的,有的时候能看到灯光映着明楼的身影在窗上,被拉的很长。阿诚总会站在明楼门前站很久,他也不知道自己站在那里干什么,就是想站在那边。
日子过得很快,不觉间就已是年三十了。阿诚一早起来,明镜早几天就把过年新做的衣裳派人送了过来,阿诚穿好衣服,收拾收拾,打开门,小院里早就被明镜派下人过来认认真真打理了一遍,挂了灯笼,前几天刚下过一场雪,小院里安安静静的,偶尔有几声院外零零星星的鞭炮声。阿诚走了出去,到明楼房前,里面安安静静的,阿诚敲了敲门,没有人应答,阿诚站了一会,一个人往院外走着,推开院门,外面却跟小院完全不一样,下人们三三两两的都在忙着做自己的事,明镜对下人向来较好,下人们都穿着新衣裳,见他站在门外都是开心的问候,阿诚少爷过年好。阿诚对他们都笑笑,想着自己刚到明家那一年,过年的时候自己跟着大哥在小院里,大哥一大早过来给自己穿衣服,帮他洗脸,扎头发,带着他去找大姐讨压岁钱,他看着下人们在放鞭炮玩,自己不敢去,大哥就来牵着他陪他一起去跟下人们玩。阿诚一直站在门边想着,没有注意到大哥什么时候出来了,站在阿诚身边,阿诚回过神来,见明楼也在那边看着府里面来来往往的下人,大哥好久不见自己,突然站到自己身边,阿诚瞬间有点惊慌,忙说了句,大哥。明楼轻轻点点头,说了句过年好。阿诚也回到,“大哥,过年好”。明楼开始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去给大姐拜年吧”。阿诚跟在明楼后面往前走,阿诚盯着明楼的背影,大哥似乎瘦了,大哥最近头疼的怎么样了。两个人就那样一前一后的走着,今天许是过年的原因,天也赏了脸,阳光只照射在明楼衣服上绛红色的图案,阿诚突然觉得明楼离自己很远。
两人就那样一前一后的走进了明镜的别院,明镜听两人来了,忙从厅里迎出来,两人见大姐出来,都走上前去,齐齐的给大姐行了礼,说“大姐,过年好”,大姐看他们这样,脸上不觉也堆满了笑容,连忙扶起了两人,说着“过年好过年好,你们两个也过年好。”两人看着大姐却是同时伸出了手异口同声的说到“大姐,红包”明镜看着这两个在自己面前好似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牵着他们两个的手,说着“有,都有。”明镜看着明楼消瘦了一圈的脸,这一个多月发生了什么她都是清清楚楚,对明楼的心疼就那样梗在心里,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上午二人与明镜一同用了早饭,之后就是给家里的下人们打赏红包,然后不断的有朋友亲戚送来年礼,三个人倒是也忙碌一大半天。直到傍晚,才闲下来。
晚上,明镜与明楼阿诚两人一吃年夜饭,吃了年夜饭,明镜按旧例给二人发了红包,平时拘谨在府里的下人今日也权当过节都在院里放烟花,明镜身边一直跟着的一个俏皮的小姑娘进来拉着非要明镜出去一起看,明镜推辞不过,只得招呼了明楼阿诚一同出去。今年这些烟花倒也买的真好,似是比往年要好看许多,明镜看着只觉得有风,回头找自己身边那个唤做阿香的小丫头想叫她给自己拿件衣裳,明镜回头,环了一圈,没有找到阿香,心里只想着,这孩子,终归是贪玩的,摇了摇头笑了笑,只得抱紧了点胳膊,看了眼明楼正想着明楼要不要让下人去拿件衣服,却是看到了站在明楼身后的阿诚。阿诚没有在看烟花,他在看明楼,他一动不动,只是凝望着明楼,天空里炸开的烟花一会一会的照亮阿诚的脸,阿诚那眼里,深深的藏着的不是爱那又是什么。明镜被吓了一跳,慌忙转过头,看了眼明楼,明楼只是盯着天空看,眼神里却看不出他到底在看什么。明镜想着,自己和明楼想的一样,都以为只是明楼一个人爱着阿诚,这几天下人告诉自己的有关明楼的事,她明白明楼,明楼只是想让自己离阿诚远一点。明楼自己或许已经明白,他必须要娶素禾公主了,他只想最后能让阿诚离开明家让阿诚过本来属于自己的生活。从那日明楼从宫里回来,明府外就多了些人,问其只是说年关将近要保护明相府邸,明楼只是对上下所有人吩咐明府外有人不许告诉阿诚。自己去看明楼,明楼还是一直和往常一样,只是明楼愈发这样,明镜就愈发的担心他。
今日,明镜看到了阿诚,她才明白阿诚为什么不愿意离开明家,原来阿诚的心里,自始至终也是有明楼的。明镜想着,只是盯着天空中的烟花,耳边像是什么都听不到。明楼,阿诚,你们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既早已是两情相悦,为何两个人都不愿意开口,为何两个人都不能相信你们心里的人就是对方。到了现在这一步,怎么做都是晚了。
明楼看了会烟花,实际是自己看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会只觉得风有点冷,正想问问大姐要加衣裳吗,转过头只看见大姐正不知道在想什么,明楼轻轻叫了声,大姐。明镜恍然回过神来,明楼和以前一样,正是在笑着看着她,明镜看了眼阿诚,阿诚也在看着自己,眼中哪还有刚才的那种眼神。明镜忙收回了眼神,回答到,“没什么,就是这冬夜里啊,还真是有点冷。”
“我方才也是觉得有点冷,今天一天,大姐也累了,早些去休息吧”明楼看着明镜说,明镜点点头,说,“也是,你们玩吧,我就先回去休息了”。大哥冲大姐点点头,正准备要叫阿香,大姐拦住了他,说,“今天除夕,他们也就今天玩的最开心了,让他们去玩吧,不过几步路,我自己就过去了”。明楼说,“那我送大姐回去”。明镜笑着拦住了明楼,说,“不碍事,我自己回得去。你们也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别忘了来我院里用早膳,这新年第一顿饭,我们还是要一家人一起用的。”明楼见大姐坚持,答应了大姐之后只好同大姐道别。
明镜转身慢慢的往自己房里走过去,走了一段,回头看了眼明楼和阿诚,阿诚还是站在明楼的斜后方,明镜看去,像是他们并肩站在一起,天空中一朵朵的烟花炸开,烟火的光芒映在他们身上,竟仿佛这天地间只有他们二人,一双背影,天地日月,青山长河也不过如此。明镜看着他们两个,只觉得一阵悲凉,没有多看,只转身离去。
悲欢离合,生死成败正如那月亮的阴晴圆缺,不管是谁,做了什么,都无法改变。

评论

热度(19)

  1. 逢考必过回得了过去回不了当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