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吸血鬼家族(楼诚衍生)

想不出名字所以就这样吧:

吸血鬼AU


一 被黑猫跳过的尸体


明家姐弟住在老宅里已经数不清多少年了,墙壁上脱落的墙体露出白色斑块又被藤蔓植物覆盖,也说不上寂寞不寂寞,毕竟比起其他独来独往的血族,他们还算有个伴。


离老宅不远的村落有一个叫汪曼春的女巫,某个夜晚,当她跟着送葬的队伍走过,不经意的对上了明楼那双血红色的眼眸时,受了蛊惑一般吐露了自己的爱意。明楼初时觉得很不可思议而后又觉得好奇,他优雅的活了差不多上千年,却也不知道汪曼春口中所说的爱是什么。面对着汪曼春送上来的修长脖颈,他舔了舔尖牙却没有咬下去。
汪曼春越发觉得明楼对她也是特别的:“尊贵的殿下,你并没有咬破我的喉咙,这就是爱!”
“可我也不咬很多东西,比如说蛇和老鼠,难道我也爱着它们?”明楼轻笑,从树上漫步走下来,华丽又从容。
其实对他来说,汪曼春与蛇和老鼠还是有区别的,低等的血族或许还会以蛇和老鼠为食,但是女巫的血对他们来说却是剧毒。
“我可不是蛇和老鼠!”汪曼春愤恨的道“我是人类,也许我可以一直陪着你!”
“那你更应该离我远一点,你知道我的姐姐吗?”明楼的长指甲划过汪曼春的脸颊“她不喜欢人类,尤其是女巫!”
明镜厌恶人类,她高贵冷艳,是暗夜的血玫瑰,曾与某位相当的血族定有婚盟,却未曾想到对方爱上了一个人类女子,那名人类女子也是女巫,使计挫得她在棺木内沉睡了三百年来休养生息。
明楼为了安慰明镜,曾提议让她选择一个人来初拥却被她拒绝。
“这种依附的存在有什么意思。”明镜轻描淡写,一剪刀剪去玫瑰花朵留下茎刺把玩。黑色的飘纱被风吹起,掩了她半边脸,尽是动人的落寞。曾经让人趋之若鹜的暗夜玫瑰,如今另外半边脸上都是被女巫血灼伤的痕迹,荆棘刺条一般的布在脸上。
送葬的队伍还在前进,明楼不打算与女巫纠缠,他本只是来看看热闹,既然无趣,还不如早些回去。
瘸腿的牧师在做最后的祷告,在墓碑上划了十字准备盖棺下葬,却不知从哪里跳出来一只黑猫。
这只黑猫瞪着金瞳注视着这一切,一跃而上站到了墓碑上。
“是黑猫!是恶魔!”瘸腿的牧师惊恐的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举着十字架对着黑猫戳去。
黑猫奇怪的看着牧师的举动,似乎是有些不明白。
“滚开!”牧师将十字架往黑猫掷去,十字架砸中黑猫,黑猫凄厉的叫了一声,跳了下去,落在棺木里。


黑猫用后脚搔了搔耳后,避开了牧师扔过来的法器,甩了甩头,跃到了棺木另一边壁,爬了上去。


“天啊!黑猫跳过尸体了!”瘸腿的牧师尖叫起来,顿时吓得只能爬离。


二 尸变还是吸血鬼


阿诚觉得很吵,为什么不能让自己好好的睡一觉呢。他动了动手指,却觉得自己身体沉重,连翻身都不能。费力的睁开眼睛,白茫茫一片。阿诚慢慢的摩挲着,觉得有了些许力气支撑着坐了起来。


眼前的白茫落下,是一块方形的盖尸布,头顶上好大的月亮正照着他。四周都是墓碑,阿诚坐在棺材里发着呆。


是的,他已经死了……


他伸手摸了摸后颈的位置,那个破裂的伤口还在,没有缝合起来,月光下他的双手惨白,几乎看得见骨节……


阿诚忍不住将手放到心口,没有起伏也没有跳动的感觉……他真的死了吗?!


“喵~”黑猫从墓碑后走了出来,好奇的看着他。


“是你复活了我?”阿诚看向黑猫。


黑猫甩了一把尾巴,跳进了棺木,伸过头来让阿诚挠。


阿诚摸了摸它的头,又挠了挠黑猫的下巴,黑猫舒服得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她可真能给你带来好运!”


阿诚听到有人说话,吓了一跳。来人正坐在他的墓碑上,像是来访的故友。


黑猫钻到阿诚背后,小脑袋顶着他的脊椎似乎是让他起身。


“你是谁?”


“我叫明楼,你呢?”明楼靠在墓碑上修理着他的长指甲。


“我叫阿诚……”阿诚回答,反正他都已经死了没有什么好怕的。


“那这位可爱的小姐呢?”明楼问。


阿诚四处瞻望,直到黑猫又转了出来,在月光下伸了一个懒腰。


“尊贵的殿下,我是曼丽。”


“曼丽?!”阿诚惊讶“是隔壁磨坊的小姑娘于曼丽?!”


“是的,阿诚哥~”于曼丽跳起来卧到了阿诚膝盖上,仰着头看着他。


于曼丽是隔壁磨坊主收养的女儿,阿诚时常会塞给瘦小的她一些糖果零食,可她十四岁就被磨坊主虐待死了,现在变成了一只黑猫。


阿诚觉得很不可思议。


“你还活着,那我也还活着嘛?!”阿诚觉得很困扰。


“你已经死了,而且…恩…很奇怪…”明楼浮在半空中,伸手捏住了阿诚的下颚,去看他的牙齿。


阿诚多出了一颗尖尖的犬牙,锋利异常。


“他现在是吸血鬼了么?殿下?”曼丽舔着爪子问。


“亲爱的小姐,这不一样……”明楼伸手去碰阿诚的那颗尖牙,被划出了一道血痕。


阿诚被捏疼了下巴,又不敢动,只觉得嘴里尝出了一股腥甜。


明楼指尖上的伤痕以看得见的速度立马愈合。


明楼看着阿诚…这个死去的英俊青年和他一样有苍白的皮肤,不会跳动的心脏,不过似乎是少了血红的眼睛和另一颗尖牙……


瘸腿的牧师去而复返,带着举着火把和铁叉的人们朝这里赶来。


这里可真不是说话的地方,明楼勾起嘴角,松开了手,对着阿诚轻笑:“你是我领地里长出来的,就是我的东西了!”


黑袍一甩卷着阿诚就离开了墓地,只剩下空荡荡的棺木和目瞪口呆的小曼丽。


黑猫OS:是我复活的他,那是我的才对!


三 藤蔓枝还是玫瑰


明镜从水晶灯上走下来,绕着阿诚转了一圈。


“您好,尊贵的小姐!”阿诚眨了眨眼睛。


“你后颈有个大洞。”明镜提醒到,然后问明楼:“你是要养他?”


明楼点头:“是的,他是我捡回来的。”


“我是个独立的个体,不是谁的所有物…”阿诚开口。


“你已经死了,不算是活人,我把你捡回来所以你是我的!要不然你能去哪里呢?牧师会把你烧死的!”明楼挑眉。


阿诚不做声了,的确也是这样。


“把后颈那个洞缝起来,万一挂坏了皮怎么办。”明镜拍拍阿诚的肩膀:“在伤口这里绣些藤蔓枝怎么样,我来帮你?”


“谢谢小姐…”自己给自己缝合伤口,阿诚的确做不到。


“大姐,我来就好!”明楼将明镜推到了窗口:“今晚夜色很美,我想您大概愿意去山谷里飞一会!”


“好吧!”明镜点头,将已经遮住半张脸的大沿帽再拉低。“我一会回来!”


“嗯哼!”明楼咳嗽一声,阿诚把探测自己后颈伤口究竟有多大的两只手缩了回来。


“过来!”


“好的,先生!”阿诚决定乖乖听话。


明楼觉得绣玫瑰花比藤蔓枝要美丽。


明镜今晚去山谷的时间比往日要长,归来之剂提回了一只小狼崽。


“狼人?!”明楼皱着眉问明镜。


“大概吧!”明镜显然很开心:“它就叫明台啦!”


狼人都是群居,怎么会有落单?!


为了安全着想,明楼想把小狼崽子撩出去。


“你把明台扔了,那阿诚要给我养吗?”明镜抱着小狼崽子瞬间走到了阿诚背后。“说好的藤蔓枝怎么又变了玫瑰?真难看!”


“大姐,天快亮了,还是早些休息吧~”明楼不可置否。


明楼的棺材很华丽很精致,然而阿诚并没有大白天睡觉的习惯。小狼崽明台跟在他身后,将老宅都走了一遍。


老宅破旧得不像样子,即便地下室里躺满了金币珠宝,这幢宅子的主人也没想过要好好修整一下房子。


阿诚慢慢的花时间开始整理房子,并出门去买了些东西。显然,阿诚并不惧怕阳光。


明台开心的跟着阿诚跑进跑出,上房揭瓦,踢踏撒欢。


阿诚虽然不需要吃东西,可是煎了小牛排烤了面包闻着香味觉得很踏实。顺道在围栏上放了小鱼干,因为早几天也看见了黑猫曼丽。


曼丽偶尔会在庭院晒太阳,自从一爪子挠了撵她的明台后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在庭院里撒欢了!庭院里渐渐种满了玫瑰,每天傍晚,阿诚都要选择新鲜的剪去花朵留下枝条送到明镜房里插好。然后摆好餐具,去叫明楼起床。


修葺,园艺,整理乃至于厨艺都难不倒阿诚,老宅里的生活倒是越来越有滋味。


直到隔壁的庄园里新搬来了一户人家。


—————————————TBC—————————————


大家情人节快乐~(≧▽≦)~

评论

热度(94)

  1. 逢考必过想不出名字所以就这样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