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凌李】今夜还吹着风【01】

致力于研究宇宙:

凌大院长X李大警官。




虽然俩都是某种意义上的高危行业,但就是想走轻松温情路线。




俩人在我心中都硬气的不行。OOC,OOC,OOC。




大概就是俩情商都不咋高的人双向暗恋,有点慢热,更新不定。




关于职业全部瞎编。








01.




这事如果搁在三年前,李熏然大概还能当个笑话听。毕竟这件事,可是从前他最喜欢用来调侃简瑶的几个笑话之一。




 




“我说瑶瑶啊,你妈给你介绍的那个海龟怎么样啊?月薪没有个六千元以上咱可不能要啊,就算过去了也是过个穷日子。”“诶,李熏然,你找打是不是。”




 




结果三年后,剧情竟然反转了。




 




 




李熏然一边翻动着手里厚厚一沓的案件资料,一边往嘴里扒着饭。因为很快就要到上班的点了,所以往嘴里扒饭的动作也提高了几个频率。




 




“哎哟,我说你,能不能不要一边吃饭一边看这种血淋淋的案子。”李局长不耐烦的端着饭碗走过来,把到处都贴着分解了的尸块轻轻合上,“让你妈看见又有好一阵啰嗦。”




 




这话说的还是晚了一点,李夫人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刚巧看见这一幕,她把手中的盘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摔,到嘴边的话转悠一圈,费了不少劲儿才让它听上去没有那么凶巴巴,“熏然,吃饭的时候不好看东西的,吃饭就是吃饭,我说过多少遍了。”




 




李熏然点点头,很听话的迅速把桌面上的文件夹往旁边的椅子上一丢,更加努力的去用筷子去扒碗里的白饭了,他脸颊鼓动的时候简直像个囤食的松鼠,本来以为表现伶俐点大约能堵住李夫人的嘴,没想到,她话还没说完,“你啊,跟你老爸一个德行,整天就知道案子、案子、案子,一点私人生活都不管的。我说熏然,你看看瑶瑶,人家和薄教授多好啊,简瑶妈妈还跟我讨论过什么时候良辰吉日,他们也好算算日子。你看看你,比人家简瑶还大上几岁,至今还和父母住在一起,丢不丢人呀?”




 




李熏然费劲的把嘴里的米饭咽下去,含糊不清的抱怨道,“你不就是想让我搬出去吗,我可以搬出去啊。”




 




李夫人在位置上坐了下来,把筷子和勺子摆放好,“瞧瞧,李局长,他还学会顶嘴了诶。我说你,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我说过多少次了。”




 




李局长放下手中的报纸,往上顶了顶眼睛,撇了撇嘴,想了想在风口浪尖还是生存更为重要,他愧疚的看了眼儿子,把报纸放在桌面上,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哎哟,时候不早了,我去收拾收拾,儿子你快点吃啊,别迟到了。”




 




“这就,这就。”李熏然喝了口汤,把筷子扔到一边,迅速的站起身来。却没曾想,那边的李夫人手疾眼快的按住他的手,杏眼在他身上转了一圈,又瞥了一眼还剩大半汤的碗,“喝完再走,你们父子俩啊,一个都不让我省心。李局长,你上次说的那个陈副总的姑娘怎么样了,是不是和熏染差不多大,什么时候也好介绍着出来看看啊。”




 




李局长穿着外套,有点尴尬的轻声咳嗽了一声,“要迟到了啊,熏然,还不快走?这个月的奖金还想不想要了?”正在喝汤的李熏然仿佛大赦一般,把碗往桌上一扔,一边答应着一边冲门口跑去,父子两个人,谁都没理会在后面大吼的李夫人。




 




 




“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熏然哥。”简萱笑的前俯后仰的,就差没有把嘴里的橙汁喷对面的薄教授一脸了。简瑶捅了她一下,给她指了下隔壁帅哥转过来的纳闷的眼神,前些日子还信誓坦坦的“要做个淑女”的简萱立马闭上了嘴。




 




李熏然不怎么耐烦的把面前的菜往前面推了推,试图堵上简萱的嘴,“吃你的饭吧。”




 




“熏然啊,月薪没有个六千元以上咱可不能要啊,就算过去了也是过个穷日子。”简瑶一边往薄靳言的碗里塞着鱼块,一边打趣的调侃道。




 




“诶,我说瑶瑶,怎么连你。”李熏然沉下了声音,两抹浓黑的眉拧在了一起,飞快的瞪了她一眼,“这还不怪你,简阿姨可是给我妈灌输了不少的思想啊,说什么选个良辰吉日的,你和薄教授就要BALABALA的,弄得我妈都急眼了。”




 




一旁安静吃鱼的薄教授抬起头来,面上没什么表情的问道,“什么叫BALABALA?”




 




简萱笑眯眯的说道,“大神,你没看过小魔仙吗?”




 




薄靳言冷淡的摇了摇头。




 




“BALABALA就是那个小魔仙啊。”




 




薄靳言还欲再问,简瑶连忙又塞给他一整条鱼,企图堵上他破坏所有气氛的嘴,“你啊,多吃点,少说点吧。”薄靳言本身也不想加入这些家长里短的讨论,哼唧了一声把头埋在盘子里,嘟囔了一句,“蠢女人。”又和鱼大战去了。




 




简瑶又企图回到这个李熏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提起的话题上来,“不过说实话,我妈也和我说过,你啊,也是时候找个女朋友了。”这话刚刚说完,那边的薄靳言忽然又抬起头来,清凉透彻的眼神在她和李熏然身上晃悠了一圈,若有所思的沉思了几秒,没有开口。倒是简瑶看懂了他眼神里的意思,有点脸红的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小声道,“他没有喜欢我了。”




 




简萱兴冲冲的吞下嘴里的菜,认真的分析道,“我听人说啊,到了一个年龄还不找女朋友的男生,要么是心里有人,要么是不行,要么就是gay了,我分析的对不对啊,薄大神?”李熏然被噎了个够呛,咳嗽着去拿餐巾纸擦着嘴角的饭粒,翻了个白眼,正欲开口解释。




 




那边的简萱又异常开心的继续分析道,“你又不喜欢我姐了,又不可能是不行,熏然哥,你是不是喜欢男人啊?”她说着,又自己反推起自己来了,“不对啊,我没见你对男人表示过兴趣啊,熏然哥,你不会真的是……”




 




李熏然咳嗽着,心里忽然噌的升上了些不好的预感。




 




“不行吧?”




 




“咳咳咳。”




 




 




李熏然简直要对这一天失去信心了,他们花了一个下午去追捕上次案件的逃犯,好不容易要追上对方的时候,眼看着一辆卡车从拐弯处驶过来,正巧冲着横穿马路的犯人直去。他和两个警员在后面追赶着,气喘吁吁地大喊道,“前面,前面,快停下。”




 




但是很明显,突发状况来的太紧急了,即使卡车司机在努力的去急刹车,也仍然晚了一步,只听见砰地一声,前面的逃犯被撞的滚了两圈,终于停在了马路中央。周围的人群很多,听见动静都好奇的围了过来,没有几秒钟就已经水泄不通了。李熏然撑着膝盖,微微平了平气,然后像人群中间走过去,“让一让,让一让,警察办案,不要围在中间了,快散开。”




 




站在一旁的老张疏散这一群,另一边的虎仔正往医院打着电话。等一切都处理完毕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




 




他们几个人坐在医院的急诊室旁边,电话接了一个又一个,忙的不可开交,有些是被害人家属打来的,有些是局里打来问下情况的,还有自称遇见受害人掌握一手资料的,甚至还有些。李熏然近乎崩溃的冲电话那边吼道,“我入党了,不入法轮功。小心我一个个把你们抓进来!”




 




“警官,这里是医院,还请不要大声喧哗了。”李熏然吼出来就有点后悔了,此时此刻被路过的医生抓了个正着,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的往后退了一步,抓了抓脑袋,悻悻的点了点头,“实在不好意思啊医生,我有点过于激动了。”正当他出于十分尴尬的境界的时候,手术室的灯光熄灭了,主管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取下口罩,正欲开口。




 




“诶诶,诶,医生,犯人,额不,病人怎么样了?”老张急忙忙的开口,一个健步冲了上去。医生被他来势汹汹的气势吓了一跳,有点紧张的开始背诵病人情况,声音一板一眼的,老张粗暴的打断道,“不是,医生,说人话,赶时间呢。”




 




医生被吓了一跳,说起话来更加结巴了,他愣了一秒,干巴巴的说道,“没什么大事,但是病人还处于麻药状态中,最好还是……”




 




“你就说现在能不能去录个口供吧,我们真的有急事。”老张本就是个粗人,平时性子就火急火燎的,更不用说这个案子还费了不少时间,马上就可以收尾了,偏偏又出了这件事。




 




李熏然瞥见了医生的脸色,捣了老张一拳,“怎么说话呢,亏你还是个人民公仆。是这样的,医生,这件案子已经到了收尾工作了,这人啊是个……”




 




他话还没说完,刚刚路过的医生又折了回来,他将双手放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微微颌了颌首望着他们,露在口罩外面的眼睛看不出来什么情绪,“出什么事了,刘医生?”刘医生结结巴巴的解释了半天,最后说道,“院长,您看,这事?”




 




李熏然这才知道,刚刚好巧不巧的遇上了这家医院的院长,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伸出手迎了上去,“您好,您就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我叫李熏然,人民警察,事情是这样的,这个病人吧是我们一直在追的逃犯,他……”李警官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不小一会儿,那边的院长还是无动于衷的用没有情绪的冷冰冰的眼神望着他们,他在心里极小声的嘁了一下,微微受挫的收回手去。他还不屑握这个手呢。




 




那院长站在原地,慢悠悠的出声到,“警官也要遵守我们医院的医疗制度,要走程序,没有经过手续,谁都不会给开这个门的。”




 




李熏然硬着头皮说道,“事出突然,我们的队员已经请队里领导过来和医院处理这事了,只是这个病人还有点细节没有交代清楚,他手里还有几个失踪的小孩,我们越晚展开营救工作,家属就越着急,这希望也就越渺茫,您看,我们是不是能够?”




 




院长的眼神冰冷冷的瞥了过来,眼里流转着医院走廊吊灯的光芒,更是一点生气都没有,“不能够,我说过了,没有程序,不行。”




 




李熏然最讨厌这种啥本事看不出来,偏偏装的一手好逼的人了,他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翻了个白眼转身就想走。他向来都不怎么容易服人,软的还好商量,若是对方硬起来,他就偏偏要和对方比个谁更硬。老张脾气比他还冲,这会儿气冲冲的往前跨了一步,那刘医生吓得倒退了好几步,倒是这个院长,仍是站在原地,将双手放在口袋里,明明比他们高不了多少,却还多少带了点睥睨天下的气息。




 




“你,我说你,我们队长好声好气的给你说话,你可别横啊,我可告诉你,这可都是人命,亏你们医生还是以救人为己命的呢,你们这叫,这叫,对,迂腐,迂腐!”老张气的这就开始撸起了袖子,一旁的小警察连忙抱住他的腰,不让他冲动。




 




那边的院长仍是不为所动,他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的说道,“规矩是用来遵守的,不是用来打破的,如果你们今天过来说是警察,就可以破坏规矩,我们医院以后要用什么态度示人?”他的声音倒是挺好听的,说起话来抑扬顿挫,掷地有声,但是听起来就和这个医院没什么两样,没人情味,寡淡的要命。




 




李熏然简直要被气死了。




 




 -TBC-




 





评论

热度(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