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楼诚/楼诚AU】以我之姓 终章

981741978:

你们猜,阿诚真的只在日记里看到了他喜欢明楼这件事吗?


好吧,其实我想表达的是其实阿诚从自己的日记里知道了他悲惨的童年,但是因为对明楼的爱,让他放下了他的过去。


 


章十


阿诚和汪曼春的命都保住了,可他们却都处于昏迷状态,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汪曼春的母亲下了死命令,任何医院不得收留阿诚,否则就是和汪氏作对。明楼也不想为难那些旧识,在阿诚情况稳定后,明楼卖掉了自己的房子,找了一处湖畔旁的屋子,带着阿诚去了另一个城市。后来明楼又在湖边种了几棵柳树,做了一个秋千。


几个月后汪芙蕖的律师找到了他们,说是汪曼春在他们离开一个月后过世了,她母亲受打击过重变得痴痴傻傻的,现在阿诚是汪氏唯一的合法继承人。


明楼看着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阿诚,“把汪氏的财产捐给慈善机构吧”


“可是......”


“我想阿诚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好,我知道了”


 


阿诚,曼春过世了,世界上和你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也走了。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感到难过。阿诚,你快醒过来啊。


阿诚昏迷后的每一天,明楼都会写一篇日记记录他们每一天的点点滴滴,他怕哪一天阿诚醒来会觉得丢失了一段时间。直到两年后,阿诚终于醒过来了。明楼整整两年没流眼泪,那一刻却夺目而出。


“阿诚,你终于醒了”


“阿诚?你是......”


阿诚的海马体受到撞击,又加上躺了整整两年,很多记忆变得很混乱。他现在只记得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阿诚以前过的太苦了,那些记忆就像一个恶梦笼罩着他。


明楼告诉他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发生意外过世了,而明家跟他家是世交,所以明家收养了他,他现在是明诚,而自己是他的大哥。明楼每天给阿诚讲一些他们小时候“发生”的事,他很努力的想为阿诚编织一个童年。只要阿诚开心就够了,明楼觉得即使只是他的大哥也无所谓,阿诚能够醒过来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他现在只盼着阿诚能平安喜乐。


“过些天等你身体好些,我带你去国外见大姐和明台。”


“嗯,好。”


 


阿诚躺了足足两年,醒来时已经快二十岁了。阿诚二十岁生日那天,明楼出去买东西说回来要给阿诚做一顿丰富的晚餐。阿诚在家里闲的无聊,他翻出了一个旧箱子,据明楼说那是他们搬家时的旧物。阿诚想随便翻找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熟悉的东西。


明楼回来的时候看到阿诚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而他手里拿着的那本,是明楼再熟悉不过的,阿诚以前的记事本。从他把阿诚接回来的那天阿诚就开始写的日记本。明楼曾经也想过翻看,可是一来这是阿诚的隐私,二来他也不知道密码。而现在这本日记本正躺在阿诚的腿上,明楼突然就慌了,他不知道阿诚在日记本上写了哪些事情,而他好不容易才为阿诚编织了一个快乐的童年,现在,一切又都要回去了吗?


阿诚看完了日记,抬头才发现明楼站在门口动也不动地1看着他。


“大哥,你回来了”阿诚放下笔记本过去结果明楼手里的东西。


“阿诚,你想起什么了吗?”


“没有啊”


“那怎么会......”阿诚顺着明楼的目光看去,正是那本日记。


“哦,我随便试了一下,没想到被我蒙对了。0706,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就觉得密码是这个”


0706?那是.....他遇见阿诚的那一天。


阿诚帮明楼一起做饭,阿诚身体刚好,明楼本是不会让他操劳的。可是现下他心里很不踏实,一心只想着阿诚的日记本里到底写了些什么,便也无心管他了。其实明楼心里清楚,适当的家务对阿诚并不会有什么影响。


本是开开心心的庆祝生日,两个人却是各怀心事。


饭后阿诚出门走到柳树边上坐在秋千上小憩,这是他醒来后最常做的一件事,坐在秋千上听明楼将他们以前发生的事。


“大哥,我有些问题想问你”


明楼听了心里一紧,却还是点点头“问吧”


“我们以前真的只是兄弟关系吗?我是说......除了兄弟关系,就没有其他什么了吗?”


“为什么这么问?”


“我也不知道,只是我今天看了以前的我写的日记,上面全是关于大哥你的事,我总觉得,以前的我一定是很喜欢你的,不是兄弟之间的那种喜欢”


阿诚坐在秋千上仰头看着明楼,不知是不是错觉,明楼的眼睛里仿佛有泪光。阿诚心里有些慌了,他不知道他是不是该说这些话,毕竟明楼是他的哥哥,虽然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只是,他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所以才不想留下遗憾,所以才想问问明楼。


“大哥,你别生气,我只是胡说的......”


“是,我爱你。不是出于兄弟而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爱”


明楼俯下身拥住阿诚,原本以为你能醒过来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


“明楼,我想,我也很爱你。”


风吹动柳枝在他们身边摇曳,仿佛是一幅画。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