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楼诚】As You Like It 番外

mockmockmock:

 @七山墙 太太点梗^^ AYLI时间线,一发完结,然后我就要去睡觉啦!


特别短,雪夜里的小甜饼。大家开心就好~




求婚这回事吧




明诚答辩那天,明楼专门来了一次伦敦。


那是春季学期的尾巴,英航把他的行李丢了,他急急地填了个表,赶去学校找明诚。


飞机落地是十点,到霍尔本已经将近正午。在出租车上他给明诚去了个短信,没回音。


明诚告诉过他答辩九点半开始。明楼吓唬他这个时间不好,很可能中午饭都在答辩室里吃——其实这事他也没经验。明楼自己的答辩一个半小时不到就结束了。


所以他到了后,就安安生生在明诚系所在的建筑里坐下来等。虽然已经是幸存者偏差里幸存的那一部分,明楼还是像所有有过那么点儿家长经验的人那样,那一点点莫明的紧张。


坐下没五分钟,明楼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拍他的肩膀,侧过脸一看,打他的是厚厚一本软装论文集。而论文的主人穿着他送的西装、他的领带、他答辩时戴过的手表,微笑着看着他。


明楼的眼睛都亮了,可他不笑,高深莫测似的看着明诚:”这么快啊?还是太紧张了被放风出来抽烟?”


对于他的调侃,明诚笑得更开心了,弯下腰抱了抱他,轻快的语调像春末的微风那样令人愉悦:“中午我要喝香槟。你得请客。”


明楼大笑着抱住他:“好啊,明博士。”


还是老样子,两个人都用潘海利根的香水。


分开后,明楼以为明诚怎么也要说一点答辩时的事:比如没答好的问题,比如说主考官的难题,可明诚什么也没说,而是说:“我想送你个东西。“


明楼的笑容加深了:”该我送你才对。“


明诚摇头,把手里的论文递给他,声音在同一刻紧绷起来:”……还要改,但致辞我不改了。“


明楼接过书来,翻开书页,卷首的致谢词居然是中文的,用了《九歌》里的四个句子——


暾将出兮东方,


照吾槛兮扶桑。


长太息兮将上,


心低徊兮顾怀。


然后才是一行英文:The thesis is dedicated to my family.


明楼把这几行诗看了很久,手指滑过低徊,最终停留在family上。他望着双眼闪闪发亮的明诚,忽然问:”阿诚,你是想用它来向我求婚吗?“




你们猜明教授有没有在公共场合吃巴掌。




结婚这回事嘛




明楼来伦敦一般住Savoy。贪图它离明诚的学校近,且在市中心,去哪里都还方便。


这次也不例外。


前一天他以明诚家人的身份参加了明诚导师为他顺利答辩而举行的庆祝晚餐,然后两个人闹到下半夜,又因为订了西区的演出票和饥饿不得不在下午出门。


眼看着什么都收拾好了,临出门前,明楼叫住明诚:“你身上带着护照没?”


明诚摇头:”只带了ID卡。怎么?“


“没什么。随便问问。出门吧。”


他们在酒店的餐厅吃了不知道是午饭还是晚饭的一餐(总归是今天里的第一餐),然后见天气好、时间也还早,就随意逛逛。


逛到区政务厅门口时——到很后来很后来,明诚才意识到那天的线路完全是个精心设计的陷阱,不然去西区怎么也不必走这条路的——明楼拉住明诚,说:”我想去问个事。“


明诚看他神情有点严肃,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就说:“好,我陪你。”


明楼笑:“对,你得陪着我。”


他们去找民事办公室,明诚一路上看明楼都绷着脸,只当有什么大事,可等到真的轮到他们,明楼刚一坐定,就开章明义地问工作人员:“请问,外国人登记结婚需要什么特别的手续吗?”


说到这里他笑起来,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站在一边的明诚,礼貌而周到地举例:“我和他。”




填表登记姓名的时候,工作人员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姓氏,特别提醒:一等血亲是不能结婚的哦。




出柜这回事呀




明台和于曼丽订婚那天,明楼和明诚合送了一个红包。




已经彻底回过神来小少爷五味杂陈之余,还是高兴地想:越有钱的人越抠门。阿诚哥说得特别有道理。






完!

评论

热度(1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