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楼诚/楼诚AU】以我之姓 章五

981741978:

章五


直到明楼把阿诚带到车上,他的身子都一直是颤栗的,极力掩去自己眼中的悲哀却做不到,他忘了他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罢了。


明楼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阿诚身上,他想去安慰他却不知道如何开口,阿诚眼中的坚毅让他望而却步。像他这样从小在安逸中长大的人是无法真正体会阿诚心里的那种绝望的。明楼觉得,这或许是一次他们之间相互的救赎,他带他脱离绝望,他带他感悟人生。


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车载着阿诚去花店买了最鲜艳的一束红玫瑰,然后径直去了那个早已荒废的阿诚住了十四年的地方,他甚至从不把那个地方称为“家”,可是有些事情不是你心里不承认就代表不存在的。阿诚能焚毁房子,难道他能焚毁他记忆的一部分吗?


阿诚不知道明楼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他心里是感激明楼的。他走下车,手里捧着红玫瑰。那是他母亲一生都没有等到的,而现在就在他手中,娇嫩的花瓣上还沾着晶莹的露水。他想,或许他的母亲还没有这一束花来的幸运,至少它们能在最美丽的时候被人欣赏而不是在无尽的等待中苍老的凋亡。而他自己呢?于他而言或许早就没有什么幸与不幸了。


明楼站在车边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大火后留下的一堆废墟,阿诚走得很慢,他走到废墟前慢慢的蹲下身子,把那束花放在地上。明楼的衣服极地,沾上了废墟的尘埃。等阿诚起身的时候,那束花上似乎多了一点水珠,在夕阳的映衬下红的像一滴血。


等阿诚回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可脸上的痕迹却不是那么容易磨灭的。明楼附身拥住他,看着他的眼睛想要安慰他,却在刚要开口时听到阿诚的声音“我们回去吧”


明楼放在阿诚肩上的手顿了顿,“好”


轿车远去时扬起灰尘让花失了颜色,他以一束红玫瑰祭奠,不知是祭奠他死去的母亲还是祭奠他惨淡的人生。


 


明楼载着阿诚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夜深了,一下车却看到汪曼春在门口徘徊。


汪曼春在这里等了明楼很久了,追悼会刚一结束就不见了明楼的踪影,她放心不下就来明楼家看看,谁知道明楼没回家电话也打不通,她就一直在这里等。她本事极为骄傲的人,就像她的母亲一样,遇到了明楼的事却处处谦卑了。


汪曼春看到明楼回来赶紧迎上去“师哥你去哪儿了?电话都打不通,我很担心你。”


明楼皱了皱眉才想起来,他的手机放在外套里,而外套在阿诚身上,追悼会上开了静音所以一直没注意到电话。


汪曼春一个女孩子在门口等了他这么久,按理说怎么也该请她进去坐坐,可是明楼看了一眼还在车上没有下来的阿诚,他坐在阴影中,明楼看不见他的表情。还是算了吧,阿诚今天已经够累了,这个时候再让他见汪曼春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


“曼春,是我考虑不周,有点事没来得及跟你告别”


“师哥哪儿的话,我只是有些担心你罢了也没什么事”


“天色也不早了,你一个女孩子也不方便,我送你回去吧”


汪曼春本来还想和明楼多说说话,却看到了明楼开门让阿诚先下车送他进去,她才知道原来车里还有另一个人一直在,明楼是为了他才离开的?对于明楼的事,她向来格外在意,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她本来就已经起了三分疑心,现在倒是不得不去查一查他了。


汪曼春是个很聪明的人,她看得出明楼今天没有心思和她闲聊,所以即使她为了见明楼在他家楼下等了这么久她也只是说了几句话后安安静静的坐在车里不说话了。可她心里却是不甘心的,毕竟喜欢的人好像没有多少心思放在自己身上总是叫人不甘心的,何况是像她这样一个高傲的人。


明楼送完汪曼春回家后,客厅已经没有阿诚的影子,只有他那件外套被孤零零的放在沙发上。


阿诚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吃多少东西,明楼本来打算回来跟阿诚一起吃点什么却出现了汪曼春,也不知阿诚现在睡了没?明楼想了想还是决定上楼去看看,要是还没睡就让他先吃点什么也好过一直空着肚子。


明楼开门,阿诚已经熄灯睡下了,他轻轻的合上门,却在正要关上的时候想要进去看看,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缩着身子只占据了整张床一个角落的阿诚,明楼想舒展他的眉头,却怎么也做不到。他想起当年自己的父母意外过世的时候,那个时候好像全世界都在哭,而他却一滴泪都没有流,心里却是最深的绝望。而现在阿诚,是不是也在这样的阴影里无法走出来呢?他看着阿诚,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评论

热度(71)

  1. 逢考必过981741978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