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楼诚/楼诚AUOOC】以我之姓 章二

981741978:

私设明家和汪家没什么仇恨,汪荷花就单纯是大哥的老师


 


章二


福利院里的工作人员并不喜欢这个刚来的少年,虽然他很安静,完全服从安排,但是一个亲手焚毁自己母亲遗体的少年总是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阿诚知道福利院里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自己,可他从不去在意这些,于他而言,很少有什么可以牵动他的心神。一个看淡一切的少年,仿佛在一个少年的身体里住着一个苍老的灵魂,阿诚看向别人的眼神总是空洞的。于是同龄人不喜欢亲近他,年长的人也拿他当作怪物。


阿诚不会理会这些,他只是每天按安排机械的生存下去,他本身也不喜欢别人的亲近,没有得到就不会有失去。


好在这个不讨喜的孩子没有在福利院待多久,没几天有一个叫明楼的人来到福利院要求领养他。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明楼这样一个年不过三十的人要来领养十四岁的阿诚,只是有人能把那个眼神阴郁的少年带走便是好的。


阿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乖乖的跟着工作人员去见明楼。那工作人员好像生怕阿诚不能被领走似的一路上跟他强调一会儿如何表现,阿诚只是跟他走着,并没有答话。


明楼看到眼前这个瘦骨嶙峋的少年,没由来的有些心疼,哪儿像是个十四岁的孩子。他想起老师临死前对他的嘱托,看着阿诚问“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好。”阿诚没有多加思考便同意了,他甚至还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名字。可是留在福利院或是跟眼前这个男人走又有什么分别呢?他的人生已经够糟糕的了,还能糟糕到哪里去?至少跟着他走,还能给福利院少添点堵。阿诚虽然不介意,但是能让他们舒心点,他也是愿意的。


阿诚转身就要去收拾东西,却被身后的明楼叫住了“你不想知道为什么我要领养你吗?”


“不想知道”阿诚继续往前走,无视了工作人员挤眉弄眼的表情。却在听到明楼的一句话时顿住了脚步“我是受你父亲也就是我的老师之托,他临死前唯一的嘱托就是把你培养成才”


“知道了”阿诚没有转身继续一步一步的走向他的房间。爱也好,愧疚也好,责任也好,都不是他现在该去深究的了。至少他每次来都会留下一笔钱,至少他临死前还记得有他这个儿子,这就够了。阿诚眼里有泪光,嘴角却勾着,要是他的母亲知道,会不会感到欣慰。


明楼望着阿诚的瘦弱背影,他找到阿诚原来的住处的时候只留下了大火烧过之后留下的断壁残垣,周围的村民听说自己来找阿诚后告诉了他各种版本的故事,他想或许那时候自己就开始心疼这个少年了,他那时不知道受了多少苦楚才会选用如此狠决的方式跟自己的过去告别。一个尚未成年的孩子却要在流言蜚语中长大,明楼想起了自小在万千宠爱中长大的汪曼春,于她而言他的老师或许是个好父亲,可对于阿诚,老师却欠他太多太多了。


阿诚不爱说话,明楼帮他把行李放进后备箱的时候,阿诚就已经自觉的坐进车后座了。明楼透过反光镜暗暗的观察阿诚的表情,却发现他好像是一个空洞的躯体,眼睛里面什么都没有,一个对世界毫无留恋的人。明楼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带他走出阴霾,能让他鲜活起来,眼里闪现光芒。原本只是出于对老师遗愿的责任,在他见了阿诚之后,他却由衷的希望这个少年能够像个平常人一样拥有喜怒哀乐了。


 

评论

热度(67)

  1. 逢考必过981741978 转载了此文字
  2. 逢考必过981741978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