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戎策树书(六)【沈剑秋×方孟韦】拉了个郎

穷蝉:

 


 


沈剑秋送完方孟韦回到军营已是夜里。保密局释放的联络员也译好了组织的最新指示。拿到手才知道,华北城工部下达的延安的指示,与毛人凤让他去做的事情竟一模一样——牵制傅作义,牵制李文在北平的第四兵团驻军,必要时,占领华北剿总。


 


沈剑秋不负责地下党内部信息传递。他是前线将官,有军功,有后台,向来只负责荫庇其范围之内的地下党员,提醒隐蔽或者撤离。他是伞,不做刀。


 


东北和南方战事紧急,此时此刻,华北乱不得,伞也得当刀使了。张月印只送来一个名字:崔中石。联络员传达了张月印的最新任务通知:利用北平贪腐案,使案件牵涉到第五兵团,以及沈剑秋身后的毛人凤,阻止南京派员深入调查崔中石。


 


崔中石,北平分行,方家……他该怎样使得第五兵团介入到贪腐案而不引起怀疑,同时又将责任扯到毛人凤头上?这个指令乍听之下,沈剑秋竟觉得有几分荒唐。


 


“报告!”


 


“进来。”


 


“参谋长,毛局长电话。”


 


沈剑秋神色一凛,抬步向屋外走去


 


“已经挂了。”许副官忙道“明天早上八点,南苑机场。您得飞一趟南京,毛局长说年初的衔定下来了。”


 


年初授衔时中统不知道从哪里得的消息,说沈剑秋有重大通共嫌疑,党通局的人抄了他南京住的旅馆,人也被拘捕进党通局的秘密监狱。


裴昌会还在河南前线,电话知会了保密局,毛人凤大怒,派人跑了监狱调人。人放回河南了,衔没着落了。中统揪着不放,劝说蒋介石信不得第五兵团在北平的驻军,毛人凤为了保住李铁军第五兵团留在北平的驻军,竟是一反常态的力保沈剑秋。


中统和总统的第四兵团,军统和总统的第五兵团,傅作义的华北野战军,牵连多,涉及广。如果不是前线和共军还有交战,倒像是要围剿了傅作义的华北剿总。


 


既然衔定下来了,想必毛人凤从中统那里扳了一招,不过华北城工部让他等待时机,到底是怎样的时机,才能被动地卷入特大贪腐案,渗透到北平的账目,再牵涉进毛人凤?


 


沈剑秋实在想不通其中的关节。清早五点吉普车穿过华北剿总门口的空地时,沈剑秋仍在盘算其中的线索。


 


“前面华北剿总的路口堵了”司机擦擦汗,停下车对着前面的人群摁喇叭。


 


“我记得来的时候好像不是这条路。”沈剑秋停下思索,抬眼看向车外。


密密麻麻的人群都是年轻学生,手里举着横幅标语,人数之多竟将司令部门口的车道都堵得严严实实。


 


“参谋长忘了?前天您刚来的时候,后勤说扬子公司运的军粮今天晚上十一点交接给我们,分公司已经批了条子。突然得知您早上就要飞南京,所以今天早上您得先去签字批收据,他们才好走账。”


 


“粮食还没到就批收据?”沈剑秋愕然,前天后勤作报告的时候可没说这一点。


 


司机很快的和许副官对视了一下,又满脸堆笑说,“这是华北军的地盘,我们和第四兵团都是先批收据,后领粮。上面的指令就是这样,我们也都没办法。”


 


特大贪腐!


沈剑秋心中一闪,瞬间对眼前的司机和副官满是厌恶。一个民食调配委员会,一个物资供应委员会,一个管着老百姓的粮,一个管着军队的粮。贪了学生市民的粮,现下连军方的粮也不放过!一斤粮食进了黑市翻的利润可不止两三倍,一个小小的司机和副官都能厚着脸皮把锅甩给华北军,不知道是得了哪一方的好处。现下让他签字,以后若是出了问题,负责任的必然是沈剑秋本人。推卸责任的事情干的倒干净,想必前负责人是着了手下人的道儿,为了黑钱把命贪了进去。


 


“哼”沈剑秋心中厌恶,冷笑道,“华北军好大的面子,华北的地皮又不是傅作义的,也敢对军方的供粮指手画脚?去什么南京,批什么收据?我看不如提着枪去找剿总司令,问问他物资供应委员会什么时候也姓了傅,哪儿来的规定先批收据,后领粮?”


 


“这……”司机和副官假笑着面面相觑。


其他上锋听了此项规定,杀伐武人,免不了会多问问,一来二去,扬子公司和物资供应委员会那点转手的余利,知情的几个手下多半会献出来,双方分一分,也就无事了。他俩人正是前驻军处负责人身边的人,前负责人和特大贪腐走私有关,查到跟前时,手下倒撇的一干二净,负责人一走,就又眉来眼去的和扬子公司北平分公司的人勾搭上了。


 


两人见沈剑秋立马就想到了物资供应委员会,兀的心中一惊,拿不准新上司的喜怒。


 


沈剑秋反感二人,便转过身不理睬他们。余光扫过华北剿总的门口,人群混乱,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仔细分辨了一下,确实是几个小时前才分别的方孟韦。


 


方孟韦回到警察局,凌晨三点就被告知华北剿总司令部门口有学生聚集,七五学潮刚过,保不准又要出什么事。昨夜合眼睡了四个小时不到,又和学生代表交涉了两个多小时,现下又有新的学生围了过来向他讨说法,也是强撑着精神在安抚学生。


 


沈剑秋离得远,听不到方孟韦和学生的谈话。不过七八个学生神情激动,看起来势不可挡,方孟韦勉强挂着笑的安抚显然没有什么作用。上面的人贪腐拿着钱,学生来了就让警察拦着,闹不过就开枪恐吓。人群中有个女生显得异常激动,冲着方孟韦说了些什么,转过身拔腿就走。方孟韦听了那句话,脸上勉强挂着的笑也没了,沮丧着想去拉回女生,却又被新一轮的学生围住了。沈剑秋认得刚刚那个女生,谢木兰,现下已经消失在人群之中。


 


“倒车。”沈剑秋不想再看下去了。


 


 


物资供应委员会和孔家搭上关系比民调会晚,北平学潮闹得厉害,震惊了美国,美援扣着不放,这才逼急了南京。军队管制严,物资调配更严,插手军粮毕竟不是很容易,但也绝对不是不能。


第五兵团签了一千二百吨的粮食,到火车站运粮时生生减了四百吨粮,张口要走的是八百吨粮。就这八百吨粮,还和民调会起了争执,又和方孟敖的稽查大队起了摩擦。火车站,一个营长一个军需处长,被方孟敖的飞行大队下了枪,清早一起到了顾维钧宅邸等待五人小组和南京的指示。


 


沈剑秋不在,第五兵团的两个团长请示上锋,电话打给五人小组吵得不可开交。裴昌会也要面子,更何况他的嫡系军还在西北撑着前线战事,打了傅作义一通电话,又打了毛人凤一通电话,也是气得火冒三丈。沈剑秋回北平刚下飞机就得了消息,第五兵团的粮被方孟敖的稽查大队运到了民调会,现在一个军需处长和营长正在顾维钧宅邸接受调查。


 


贪污贪到这个份儿上当真少见。不过也正给了沈剑秋一个置身到贪腐案的机会。掩护崔中石的只有两种身份,共产党,或者参与贪腐的上层。让沈剑秋把毛人凤牵扯进去,翻出军统贪腐的线索,实在是让沈剑秋自己推自己的后台,倒有点像方孟敖去查北平分行。只不过指派的人不一样。


沈剑秋猛地想到了上海的家人,他突然有些记不清父亲和姐妹的脸了。这一步走下去,倒不知要负尽谁的深恩。


 


方孟韦的车和沈剑秋的几乎是同时到的顾维钧宅邸门口。方孟韦前脚进了大门,沈剑秋后脚就下了吉普。


 


沈剑秋还没穿过东边的长廊,就听到方孟韦大声说道,“是没有什么好回避的!”,说完,左手挡开守卫,劈手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为了把沈大哥插到北平中我也是费尽了心思orzzzz能感受到我努力攀关系的痛苦么,我选择狗带,过渡章我居然写的这么痛苦


以及要不要把大闹五人小组的那段对话粘上来呢?


粘贴过来,字数,而且明显剧情重复大家都看过这样会不会有凑字数的嫌疑,而且如果粘过来我必然是要加入沈大哥的戏份的,所以和原著方面会有一些细小差别还得麻烦大家再看一遍。orz


不粘的话又会不会造成大家的阅读困扰,就是直接从沈大哥视角写他对孟韦的想法,会不会觉得中间了什么,剧情走的不够完整,orz


我需要民意orzzzzz告诉我你们的想法好么。。。


 


 


 

评论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