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考必过

我只转发,从不自己写,谢谢各位支持原著#^_^#

《半魂》-07-

木娄青:

庒风:



#阿诚和靖王互穿了




0




蔺晨这几日有些心神不宁,坐立不安。


要说朝野上有什么大事,也并非如此。朝野之上无小事,事事非小,便也等同于事事非大了。


靖王殿下像是脑袋开了窍一般,失忆后竟比原来还灵犀,一点就透,话不必言尽。


蔺晨日日诊查,靖王殿下的身体壮得跟水牛似的,除了天生的瘦削怎么喂都不胖,看起来能活个两百岁的康健。脑袋的肿块也早就消了,内中也并无瘀伤压制经脉。


怎么就想不起来呢?


人也变得怪怪的。


如何呢……


譬如蔺阁主平生一大爱好莫过于漫不经心的逗弄萧景琰。


萧景琰虽从不曾真正的恼怒过,却也时而被他气得说不出话,只瞪着眼睛,抿起嘴角。


落马后的萧景琰,却十分爱笑。


蔺晨捉弄他,他似有所知,却也不生气,笑笑纵容。


他叫:“大哥。”


不知怎么的心中就被叫得一软。


让他也想听听从前那头“水牛”这般叫起来是如何光景。


等等,水牛有什么好的?


若是能这般保持下来,将来继统不知能省我多少心力,我也可不负长苏所托,早日身退而去做我的闲云野鹤。


唉,长苏吾友——




阿诚看着蔺晨表情变幻,不动声色地在心里笑开了。


有趣,当真有趣。


若是能有机会,真想让大哥也见见这位琅琊阁主。


不知大哥会是什么表情。


单是想想便觉有趣。


阿诚无意更改萧景琰与任何人的关系,维持现局,不进不退。


他不敢。


萧景琰是一朝太子,他终要支撑起一个国家的脊梁,这样的担子过于沉重,天下间有几人能扛。


萧景琰自知本非良璞,只是他愿意。


他虽凌仰于世人,头上长着犄角,心却这般软。


世间种种,情义两难。萧景琰敢于做一个既不失于情,也不失义的人。


如此难得。


阿诚不会自作聪明的替代萧景琰做任何选择。


他是他非,也应由他自行决断。


他只是很高兴。


原来自己与他们的缘分是这样深厚的,哪怕横越时空,也不能减。


他很高兴,也很想大哥,于是便瞅着蔺晨,聊胜于无。




蔺晨觉得近日来萧景琰有些粘着自己,是错觉?也不无可能。


靖王殿下失忆后有些雏鸟情结?


蔺晨觉得,似乎,水牛也挺好。


起码比较好欺负。


正想着这上不来台面的事,阿诚问道:“大哥,我从前是什么样的?”




1




萧景琰与明楼来到的这处宅子,是查理医生的住所,他的办公室就在花圃的后面,古老的落地的窗外,阳台的石柱上,爬山虎肆意侵略。


查理是英国人,他是明台的心理治疗师。


战争带来的伤害,远比人们目所能见的要多得多,连最英勇的战士也无法抵挡。这些后遗症将伴随战士们的余生,就像有些伤员会觉得自己的截肢尚有知觉。


明楼以三重身份周旋于三方势力,面具带的久了,再想除下,连皮带肉,痛得紧。


这样非人的重压之下,明楼没有垮。


因为他比大多数人都幸运。


他有阿诚——


太阳也光顾污秽之地。


他们是彼此的光。




查理能说一口醇厚的伦敦腔,字正腔圆,带着英国人骨子里的自恃优雅。可惜萧景琰一个字也听不懂。


明楼充当了翻译。一问一答间,兀自心惊。


原来,真的是……


心脏钝痛。


原来我没把你照顾好。




明楼要萧景琰先去车里找明台,自己留下与查理医生相谈。


“这样的状况会持续多久?”


“很难说,不定期的一段时间,通常是在受到精神刺激后,也有可能是那一摔,让他的脑神经活动发生了变化。”


“有没有办法唤醒他的主人格?”


“明先生,这样的案例我没有见过。阿诚的亚人格——萧景琰,他是一个具有完整的、包括记忆和情感网的个体,他是一个完整而自我的存在,却对主人格毫无知觉,他甚至不认为阿诚是客体,而说自己是阿诚的前世。”


“这起码表明了萧景琰不是应激对立人格,他的侵略不会指向主人格。”


“据我观察,萧景琰并不是由外界压力所积攒的由思想转化为知觉的负面人格,他与主人格有相通的地方,几乎都是正面的,也没有引导主体走向毁灭的倾向。”


明楼沉默了一阵,点点头:“这算是唯一的好事,不是么。只是萧景琰对我表现出的疏离,与对明台表现出的亲密,这是否说明,阿诚亚人格的形成,我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明先生。我知道你对阿诚的关心,这不是你的错。你要振作,现在只有你能帮他了。”


“查理,我不需要安慰。”


“阿诚的童年你是亲身参与的,明先生,如果说阿诚的人格形成过程中没有受到你的影响,那是不可能的。他幼年的时候受到虐待,儿童心理学而言,他不可能没有阴影,相反,这是时间无法磨灭的伤痕,只是,你很好的庇护了他。”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阿诚幼年的受虐。他不仅想逃离剥除那段过往,连我这个目击者,也一并清除。又或者是……”


讲到这里,明楼自己笑了笑。这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或者说,他甚至可以怀疑自己,却无法怀疑阿诚对他的感情。


无论是家人、兄弟、同志、战友,还是爱人。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他们的伪装一样,复杂难辨。但其实他们的关系又很简单。


——只是彼此的惟一罢了。


“明先生,我刚才说过了,萧景琰是一个正面的人格,你要乐观。恕我直言,明先生,阿诚一向以您为支柱,我希望你打起精神,他需要你。明台也需要你。我知道这对你而言要背负巨大的压力,但我相信你是愿意的,明先生,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提供心理上的协助。”


“谢谢你,查理。我会的。”




明楼踏出门厅,正看到明台在偷查理医生花园里的红玫瑰,萧景琰在一旁有些尴尬的劝阻,眼睛里却闪着温柔而纵容的光芒。


那光是明楼所向。






评论

热度(860)

  1. fripside素二二二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
  2. 飘飘飘阿飘素二二二二 转载了此文字
  3. Sine素二二二二 转载了此文字
    所以说为什么需要有人时时转载呢ˊ_>ˋ